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52

(抱歉這邊晚了一點> <)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從黑子醒來的第二天下午,這間就平民而言過於高級的病房便迎來各方各面的訪客,此時形同守門人的綠間負責接洽所有故友的聯絡而後一一安排探望的日程。初中高中大學同學以及現在的工作伙伴,黑子訝異男人竟如此熟悉他身在的交友圈,更驚嘆他如神祇般的記憶能力。


  黑子失憶的事綠間提議非必要否則概不透露,幸而一連出現了幾些訪客都是黑子和綠間的共同朋友,大部分與回憶相關的問題都是綠間幫忙簡略帶過了,然而透過這些對話,間接讓黑子觀察到男人不同的一面。那些似乎只對自己有的溫柔與細心的一面,莫名其妙將自己擺在備受呵護的氛圍中。


  這天過來的是黑子的上司,日野謙,不過隨他而來的還有他高中時代的對手、綠間高中時代的隊友、他上司大學時代的學弟兼室友。


  黑子發現他的朋友們竟是相互認識的,一問才知道最初是日野向高尾提及黑子這個有趣的下屬,而後高尾隨即轉告綠間,過沒多久這三人不時便會相約酒聚。黑子一方面疑惑自己個性到底哪邊有趣,又覺得這群人感情好是很好,但怎麼有種個資遭受洩漏的微妙感。


  『目前你手上的作家都先安排給其他人了,等傷養好之後再負責新的作家吧。』

  談話差不多接近尾聲時日野如此宣布,有關黑子失憶的狀況身為直屬上司的他必須瞭解才能做出最有利下屬的對策。職場是個殘酷的場合,何況這份工作多麼注重編輯的經歷與作家間的默契,一旦喪失這些東西,便與一位新手無異。

  黑子點頭說聲好的,而後又聽到他的上司說道:『然後有關升職的事,上面聽說發生事故後就把職缺先給別人,不過戶田理事說等你的傷好了,會尊重你的意願。』


  『升職是怎麼回事?』談話一般從容有禮的綠間難得插入話題,這件事還是他第一次聽說,不過疑惑的視線並非轉向事件當事人,而是日野謙。


  『啊,就是美國總公司想挖黑子過去。』


  『但黑子那時怎麼決定的?』


  『我不曉得,因為人事那邊似乎也還沒找黑子談過。』


  『公司在美國哪邊?』


  『洛杉磯。』


  耳邊聽著兩人討論自己切身相關的事件卻完全不向當事人詢問,令黑子感到相當新奇。日野謙轉告完工作的交接後承諾改日再訪,便匆匆離開去公司了,黑子目送他的直屬上司從那扇「任意門」後離開,才剛抬起頭顱卻被綠色的眼瞳專注地凝視。


  『為什麼你之前沒有告訴我?』


  男人這直球的質問還是自黑子醒來後第一次看見他如此嚴肅的模樣,黑子歪了歪小巧的頭顱,單純地疑問:『為什麼我一定要告訴你?』


  『……說得也是。』


  明明現在問黑子之前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知道的,然而那句彷似劃清關係的問句一旦脫口而出、被那雙深不見底的綠眸所注視著,黑子卻變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這麼長時間以來,還是黑子第一次正眼望進綠間真太郎的雙眼。翠綠的瞳色有深有淺,像是圓形的樸石,原本以為男人的眼神只是沈穩,現在看來卻多了黑子所不明瞭的,難以探知的深沉,裡頭浸滿濃濃的傷感。


  『抱歉...我只是......』黑子下意識開口道歉,卻又不曉得自己究竟該說什麼,又該如何說。


  綠間沒有回應,離開前僅徒留微微一聲嘆息,卻牢牢焊進黑子心裡。




II


  黑子已有幾天不見黃瀨下落,那位口口聲聲號稱彼此是多年死黨的男人,自從甦醒後那天開始的少數幾通電話、偶爾差人送來的營養食品與水果,截至目前卻再沒現身過一次。

  黑子清楚自己心裡非常在意黃瀨涼太,因為他睜開雙眼時見到那張既歡喜又悲戚的面龐使他印象深刻,他想解讀那人鳶黃的眼瞳中傾訴的千言萬語,想問問他為什麼、為什麼彎起的唇角會笑得如此失落?


  然而同樣向他傳達出訊息的,還有他的醫師,不如說是臨床看護還差不多。

  那位主治醫師出現的時點非常奇異,白日時段每次來了幾分鐘替黑子聽聽心跳量量體溫又匆匆離開,有時候又突然出現想借地方小睡一下,黑子見他那巨大的身軀塞進組合式沙發實在怪可憐,想請他去自己的休息室卻又莫名開不了口。


  『不然請綠間君上來一起睡吧。』黑子最後闔上書本如此決定,反正這病床大得詭異,也沒關係吧。


  男人面無表情,翠綠的眼珠瞄到黑子的刀傷,眉頭才微微皺了起來。


  『不要亂動就不會壓到的。』


  『好吧,如果會痛要說。』


  男人爬上黑子為他騰出的三分之二張床,按耐下想將那人摟進懷裡的衝動,最後和他並肩睡著,無奈原本睏得要死的眼皮瞬間輕盈起來,身旁的人身上傳來的陣陣藥水味擾亂他的思緒,恨不得能代他承受那些苦痛。

  綠間真太郎尚未決定向黑子說明家庭情況的時機,法定親屬以及扶養之情是阻卻他倆關係發展的最大原因,卻也是男人能永遠待在黑子身邊的最後王牌。

  目前就且戰且走吧。綠間最後仍是伸長了手臂環住黑子腰間,對於這些略顯親密的舉動黑子卻從沒感到疑惑排斥過,這是不是能說明他至少通過第一關了呢。


  細長的分針悄悄前進,室內寧靜的氛圍使人不自覺卸下防備。

  少了睡衣睡帽一向只能淺眠的綠間難得睡得深沈,就連擱置一旁的行動電話響了也不自知,倒是整日睡眠充足的黑子立刻注意到了,他推推男人發現毫無所動,而來電震動似乎以末日降臨之姿持續不懈,或許正有什麼緊急事態需要綠間去處理,偏偏黑子也不捨得叫醒男人,最後決定代為接應。


  然而當他看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時,卻出現了一瞬的猶疑。



  「赤司 征十郎」



评论(11)
热度(64)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