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48

(好像很久沒更新了,最近事情真的太多了> <有用微博的人可以關注一下我的微博,若有分段更新的話那邊會有,但其他地方都是全整寫完才會放出來~)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當黑子在推特上看見黃瀨涼太正在市內某座聞名的天橋攝影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推特的 timeline 一滑盡是那人相關的訊息,他和不少黃瀨粉絲團的女孩是推友,彼此會交換偶像的攝影情報,只是黑子本人極少過去現場圍觀,大多是透過粉絲們和經紀人的轉述來瞭解那天男人的狀態。


  這種類似狂熱粉絲的行為或許以前黑子還覺得可笑,畢竟自己和他那麼靠近卻非得透過這種方式來關心對方,那現在,完全就是理所當然了。


  他只是關心,只是關心一下——



  『怎麼了?』


  黑子上方傳來大氣而沉穩的嗓音,他望著紅髮的男人優雅地回到座位上,而後拿起桌上的甜點小叉,往黑子推薦的香草蛋糕進攻。

  這次兩人見面是黑子為了向赤司報告自傳銷售的數量,只是男人看過那驚人的數字僅是唇角微微一彎便將文件擲回桌面,不為所動地詢問黑子想吃的點心。


  赤司應黑子喜好點了一個香草,而他自己選了深黑布朗尼,據說是由 70% 的可可所製成,甜度比起香草的甜膩還好上太多了。


  『……赤司君…』顯然黑子看著對甜點上心的赤司征十郎感到一陣莫名其妙。


  『聽說吃甜點會讓心情變好呢,哲也。』赤司微傾著身軀,將叉有一口蛋糕的餐具往黑子那偏近。


  『唔、』這麼多年來他依舊無法忤逆這男人的一切。黑子慶幸他們所在咖啡店隱密的角落,即便如此仍羞紅著臉服從地將點心含進嘴中,鮮奶油的綿密與植物香草的清香立即瀰漫於舌尖,糖份巧妙地融進整個口腔,確實讓他原本紊亂的心情好了一點,一點點。

  『是很好吃,但請赤司君不要老把我當成小孩看待,而且我們明明同年的。』最後,黑子還是要義正辭嚴地說明一下。


  『不是徒有年齡的增長就能稱為成熟喔,哲也。』赤司心滿意足地抿著法式伯爵茶,若有所指地道。『你們在我眼裡都很幼稚呢。』


  『……』黑子總覺得赤司似乎瞭解所有一切,卻又不清楚到底瞭解到什麼程度。他在這個君王的面前總是無法順利隱藏自己的心思,黑子抿了抿唇,苦笑地問:『赤司君難道...沒有喜歡的人嗎?』


  『當然有啊。』


  『咦?』


  竟然有?!

  這個跟他認識十幾年來從未有過任何八卦消息與另一半的赤司征十郎??!男女關係太過清廉甚至一度讓大家認為看不上凡人的赤司征十郎?!!


  男人見黑子毫不掩飾的意外不禁笑了出來,心想自己到底被眾人臆測成什麼可怕的模樣。『到底我也只是凡人啊。』他用著和黑子相差不多的身高卻大上許多的手掌覆上對方頭頂,輕輕撫摸那頭柔軟的藍色髮絲。


  四周的空氣流動似乎悄悄改變了,有著本人難以察覺的溫馨與曖昧。


  『那赤司君...不會想和那個人在一起嗎?』黑子冷靜下來詢問著。近日來的疲倦與熟人久違的會面使他放下的心防,沒發現男人難以察覺的親近,以致於最後被微微摟進這個溫暖而安全的懷抱裡。


  黑子單純的問題倒讓赤司愣了好一會兒,隨後男人轉了轉他那異於常人的戀愛腦袋:『真是奇怪,我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


  『那還真的滿奇怪的。』黑子偷偷打了個哈欠,被赤司捏了捏臉蛋後回擊性地捏了捏他的腰。


  『因為我過了很久才發現自己對他的感情,等到那時候,他身邊已經有其他人了,一個比我更能好好照顧他的人。』赤司望著面東的落地窗喃喃自語,所幸鄰近正午的日光並不強烈,在建築與室內設計的庇蔭下透著寧靜的光線。黑子又打了一個哈欠。


  『很睏嗎?要不要睡一下?』

  赤司偏頭在黑子耳邊低聲詢問,餘光瞄到正迎面走來提醒離開時間的秘書便向他伸手示意請勿打擾,對方愣了一下在原地鞠躬後掏出手機開始聯絡後續事宜,大概是關於午後行程的調整。


  黑子不客氣地在赤司懷裡尋找那個他所鍾意的位置,將頭倚靠在男人頸間,一個剛剛好能讓他放鬆全身氣力的姿勢。


  『總覺得好懷念喔。』

  初中時期因為相襯的身高所以讓黑子老挨著赤司小瞇一會兒,僅限於赤司閱覽文件的小段時間,兩人會這樣靜靜地靠在一起,一個睡覺而另一個......安安靜靜地凝望著對方祥和的睡顏。


  同樣回憶起往事的赤司征十郎低聲笑了。『但也已經不一樣了,不是嗎?』


  『嗯...赤司君的香水味......』


  本想暗示對方察覺自己略有所長的身高,沒想到卻迎來這份微妙的反擊。赤司笑瞇了眼在黑子額間吻上一口,想著黑子明年的生日禮物,如果送和自己一樣的香水,他會是什麼表情呢。


  『這次最晚半小時請一定要叫醒我喔。』黑子迷迷糊糊地道,他當然沒忘以前赤司總是讓他睡過頭而延遲練習的案例,當然一半也是為了男人著想,因為要維持這個姿勢不動,時間長了會很辛苦。


  赤司笑而不應,伸手取過手機確認了現在時間。黑子在剛進門的時候就說下午不回辦公室了,所以還是讓他睡到自然醒吧,如果能讓這張有些蒼白的臉蛋稍微紅潤一些就好了。


  男人低低地望著黑子。


  或許,這一切真的都沒改變吧。




II


最後黑子醒來發現時發現自己竟然快睡了一個鐘頭,他無奈地望向身邊的男人,而後得到對方從容的笑意。


『多虧了哲也,讓我這一小時也能好好休息一下。』


但這…怎麼想都只是徒增勞累而已吧。然而質疑帝王的心情可是大罪,黑子決定別跟頭腦結構相差甚遠的人介意,再次向對方好好道謝以後打算離開。


『改天有空的話,就出來見見面吧。』赤司伸手牽住黑子那微涼的指尖,說話的聲音既像颶風般有力卻又那麼虛無飄渺。


『好的,一定。』


這是這陣子唯一一次,黑子笑瞇了眼睛。




III


  反正就在附近而已,乾脆過去看看吧。


  諸如此類的藉口不斷被黑子安進腦海中,不知不覺已來到男人拍攝日劇的天橋,除了上頭走道被劇組清空以外,其餘橋下及其四周擠滿了工作人員與男女主角的粉絲們,除此之外更有一些黑衣保鑣在周圍待命。

  先前傳出黃瀨涼太收到女主角上戶優的粉絲寄出的威脅信函,內容提到若黃瀨繼續和上戶保有親密動作的話,他勢必對之展開攻擊。這件事黑子透過成川口中確定屬實,然而這部月久的首要看頭便是男女主角間情慾與道德間的掙扎與拉扯,親密戲碼少不了,甚至可說是史上新高。


  黑子當然擔心男人會遭受什麼樣的攻擊,然而打從那天以後卻再也無力思考那人發生危險的可能性。想想也是,他滿腦子都被那些絕望的負面情緒所填滿,難過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有辦法提及其他。


  黑子哲也利用自己微薄的存在感穿透圍觀的眾人與保鏢來到劇組圈起的拍攝範圍內,看來久久未發動的 Misdirection 仍舊相當有力,他這個影子還寶刀未老呢。

  初次踏進忙碌圈內,那人一頭燦爛的金黃秀髮簡直鶴立雞群,不,就連他的樣貌也是如此吧。黃瀨正坐在臨時架設的休息椅上翻閱劇本,不時和上戶談上幾句,是聊天是對戲全然不得而知,但臉上的神情卻顯得從容自信。

  黑子略顯癡迷地凝視著男人,一陣子不見了,他黑眼圈似乎變得更重了,就連厚重的底妝都要遮蓋不住,想必拍攝工作很吃不消吧?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呢......


  沒過多久有人大喊一句繼續拍攝,演員們開始往天橋上聚集,原本空蕩的走道立即多出不少「行人」在上頭輕窕漫步著,有三五好友有情人也有獨身的上班族,男女主角站在人群之間,那麼深情地相望著。

  從旁觀看一切的黑子不得不開始想像,黃瀨和他的女朋友進展還順利嗎?她會不會因為黃瀨和女星合作而鬧彆扭吃醋?會不會嘟著可愛的紅唇以撒嬌做為武器讓男人百般疼愛自己?會不會在街上牽起他大而溫暖的手,笑得非比尋常地幸福? 


  男主角不曉得向對方說了什麼黑子沒聽清楚,只見女方跨躍大步撲進男方懷裡,兩人在天橋上吻得難分難捨。明明知道只是在演戲,但這種親熱戲碼無論黑子看上幾次,仍舊相當難過。


  這大概是一種破鏡重圓的戲碼吧,就在劇組與圍觀群眾受到兩人演技感染時,因胸腔溢出的酸疼而移轉焦點的黑子,恰巧看見有名臨演悄悄地移動自己位置,往男女主角靠近。


  黃瀨牽起上戶的手,兩人相視而笑往階梯走去,黑子發現那位臨演也偷偷繞到兩人前方,走位是那麼自然,卻在黑子心中盤繞一股不祥的預兆。導演還沒喊卡,一切皆按劇本順利地走著,黑子從另一側鏡頭不及的樓梯小跑著追上他們,利用 Misdirection 避開眾人視線偷偷來到三人後頭。


  「我們去向爸媽坦白吧。」


  「嗯!」


  由簡單的兩句對話不難猜出男女主角的關係為何,黃瀨偏頭又想在上戶面上親啄一吻,演員兩人專心致志,入戲十分,絲毫未曾察覺身前亮起一把陰冷尖刀。



  『黃瀨君小心!』




III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那聲呼喊讓黃瀨視線從上戶離開時便看見有著一頭藍髮的人擋在自己面前,他甚至還沒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只眼睜睜看著那人腹部中了一刀而後如同快轉似地從天橋綿長的樓梯翻滾直下。


  當即一堆保鏢蜂擁而來,將正滿口怒罵的嫌犯從現場隔離,黃瀨愣了兩秒,地上那人長什麼模樣他認不太清,髮色和穿著與身型是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身上汨汨流出的鮮血染紅這座唯美聞名的東京地標。

  剛剛那聲警語感覺莫名地熟悉。他剛剛太入戲了,以致於周遭發生的人事如同車窗倒退的平凡風景一瞬而過,男人看見他的經紀人從另一側跑來,他們相望一眼確認彼此相安無事之後成川將視線轉向被眾人包圍的受害者,然後那張總是談笑風生的俊臉倏地慘白,並且發出黃瀨認識他這麼多年以來,最最驚恐無力的嗓音。


  『黑子!!!!』




  黑子——哲也?


评论(17)
热度(76)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