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黃黑)Imperfect #中

(微博百粉絲點文)


#黃瀨涼太


  『聽說那個藝人是 Gay 耶!』


  『真的假的?那也太幻滅了吧!』


  『女粉絲都要哭了,喜歡一個男藝人不就愛幻想自己是他另一半嗎?這下都要心碎了。』


  『不過男粉絲就能幻想了啊,但這其實比結婚還掉身價吧。』


  『應該說藝人只要有了另一半都讓人幻滅啊。』


  『也是,難怪公司都規定禁止戀愛。』


  『聽見了吧,禁止戀愛。』經紀人荒川美智淡漠的眼神掃向後頭冉冉跟上的自家藝人,於上車前再次叮嚀。『記得之前那個誰吧?緋聞一座實讓多少女粉絲心碎,連偶像劇收視都墊底。』


  『我記得。』黃瀨撇頭望向窗外,別於日常陽光迷人的笑容,此時的他沉著著眼臉,單手往褲袋一摸,將正在震動的手機取了岀來。


  來源是一封簡訊,如同那人為人般簡潔有力的表現,使他不禁彎起了唇角。

  「黃瀨君,教授說明天要分組討論,請務必要來上課。」


  『涼太,你在竊笑什麼?』荒川美智看著後方來車的同時瞄到黃瀨那詭異的表情,很是不解。


  『才沒有竊笑。』黃瀨劃開介面舞動著雙指回覆。『教授說我明天再不上課就要死當了。』


  「會去上課的,小黑子記得幫我佔位置喔!」但是黃瀨那門通識哪次不是黑子幫他佔座位,然後自己又突然缺席的。「要討論的題目我忘記了,可以告訴我嗎?」


  黃瀨能想像得到另一頭的黑子一定拿著手機緊緊皺著眉頭吧,八成又會開口怨唸黃瀨君你真的很不專心,吧。

  沒過多久,訊息傳來了。


  訊息只有一張圖片,一張攤在深褐色木頭桌面上的筆記佔了八分畫面,然後筆記的開頭,似乎是黑子另外用鉛筆剛剛才寫上去的「黃瀨君你真的很不專心」。


  呵呵。


  黃瀨涼太仔細掃過筆記上的內容,那些被他拋諸腦後的課堂內容便瞬間迴盪腦海之中,只是不擅長應付考試的黃瀨對於這些功課倒是能夠輕易解決,總之這樣明天就能發漏上討論議題了吧。

  看完了筆記男人不禁開始端詳現在黑子所處的環境,畫面的右下帶到部分白色瓷器,看樣子裡頭裝著的是咖啡吧,不是說午後咖啡會讓自己晚上睡不著嗎,怎麼跑去咖啡店了?

  等下,那右上還有一個杯子是誰的?


  「謝謝小黑子~不過你一個人跑去喝咖啡呀?小心晚上睡不著喔!」


  「我跟赤司君一起來的,然後咖啡是赤司君幫我點的,說是調整過咖啡因了,不會讓我睡不著。」


  小赤司?黃瀨蹙眉。

  那個東大百年一見法學院入學考滿分榜首,現正赤司財閥代理 COO,他們奇蹟的世代每年只有在聚會才能見到一次面的大忙人,現在,在咖啡館裡喝咖啡?

  這麼閒?


  若說此時黃瀨涼太的疑惑僅僅是詭異赤司征十郎哪來的閒時間(連他都沒有了)可以和黑子喝咖啡聊是非,等他到了隔天在這學識的殿堂上見到赤司本人時,這個單純的疑惑,便等比昇華到另一個他更為懼怕的層面。


  『我們剛剛還在打賭你今天會不會出現呢。』赤髮的男人斂下他一紅一金的耀眼雙瞳,隨性地在課桌上撐著下巴向黃瀨打哈哈,彷彿這裡就是他原本該來的地方。


  『小...小赤司怎麼會在這裡?』黃瀨有些愣怔,疑惑的目光望向黑子,而對方僅是拍了拍他身旁的座位,示意黃瀨坐下。


  『看哲也一個人上課感覺怪無聊的,就過來陪陪他。』赤司望向黑子笑得曖昧。若有所指。


  『明明是赤司君自己無聊跑來旁聽。』黑子嘀咕。


  此時鐘聲響起,教授正好進入教室,那個年邁的白髮學者一眼望見中排座位那氣宇非凡的年輕人,便朝赤司點頭打了招呼,順勢白了黃瀨一眼。


  『噗』全程注視的黑子不爭氣地笑了。

黃瀨有些氣惱,但自己缺課連連的確是事實,這種為了演藝界的發展而忽略學術的行為,顯然無法得到老一輩規矩的研究家支持。


  興許是太久沒來上課,又或許是太久沒和黑子好好聊聊近況。

  那一天的黃瀨總是無法順利插入那兩人談論的話題,從校園生活到學業近況再到之前在附近吃過哪間好吃的餐廳,黃瀨發現自己就快跟黑子的生活脫節了,明明他們同校又同系,竟然會比一個專業相差千里的外校人士更為生澀懵懂,看著他們在課堂上偶爾附在對方耳邊說著悄悄話,那段旁人聽不見的言語卻一下下敲進他的心裡,直到下課後仍餘震猶存。


  他還記得以前黑子總眨著漂亮的水藍大眼凝望自己,清澈眼瞳中閃過對他的絲絲愛戀,年少時對於愛情的憧憬與美好,從前是他選擇視而不見,而現在,卻漸行漸遠。


  「涼太,不要忘記現在有多少人等著看你失敗。」


  每當黃瀨看見黑子眼神中對他的情感,腦海中總是浮現經紀人對他說過的話語。


  「只要有一點點閃失,只要有一點點負面新聞被抓到,你會被所有國家級電視台及導演封殺。」


  他經過長年的努力,放棄一般少年玩樂的時間去增進演技、歌藝,為的不就是站上那個無人能及的頂點?

  從他高中立定目標開始,便努力不懈地朝那邁進。


  「演藝圈是很殘酷的,一旦被貼上負面標籤,就不會有撕下來的一天。不管過了多久,觀眾看見你都只會聯想到你幹的壞事。」


  「你還這麼年輕不用急著找對象吧,況且你喜歡的人,誰不喜歡你呢?」


  不是的,美智姐。


  你所教導的那些,以前的我或許深信不疑,而現在,卻開始感到懷疑。


评论
热度(60)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