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58

(可能下一回完結!然後繼續徵求排版小幫手,報酬可以任選我的兩本書!因為轉帳問題所以只好給書,但絕版了也會印給你的~需要會一點美編,但配合封面的風格去做就可以了:D)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黃瀨涼太甫一踏入病房便看見黑子哲也突然僵掉的表情,再次深刻體會到現況的黃瀨以為黑子由於失憶的緣故忘了自己,他強撐著笑臉再次打聲招呼:

  『小黑子,我叫黃瀨涼太,是你的初中同學...』


  『黃瀨先生,我是忘了以前發生過什麼事,但不是失智。』面無表情投下巨彈性吐嘲的黑子如同過往般面無表情。『我們前陣子見過面。』


  『啊哈哈......是啊......』男人難為情地搔搔腦袋,不知為何他能感受到這個黑子與以前那個的不同,或許,是他對於自己的心境吧。


  『……黃瀨先生最近工作很忙嗎?』黑子一面指示黃瀨落坐會客用沙發一邊問道,而後又指了指桌上綠間不久前幫他削好的水果。『請用水果。』後來覺得沒奉上茶水似乎不太對勁,但他實在懶得從床上下來,最後只好又說:『左邊有茶水請自便。』


  黃瀨有種自己被莫名針對的感覺而不自覺苦笑起來,也是,比起那些被自己球技震懾的社員或仰慕他的同學,黑子哲也可說打從一開始對他便沒多大好感,教育訓練員與中途入社的菜鳥,黑子沒少陪襯那些以欺負黃瀨為樂的隊友,還玩得很是開心。

  沒想到愛鬧他的這點沒變啊。當然黃瀨被欺負後在假裝哭泣的同時沒錯過黑子臉上難得出現的笑容,從初中到高中,高傲又自負的他願意為了調解眾人氣氛不惜被言語調侃甚至被踢上兩腳,但直到現在黃瀨才真正發現,他想讓他露出微笑的,始終只有那人。


  事到如今,黃瀨卻變得愛回顧過往了,那些記錄他們一點一滴相處的過往,無論小細節或大事件。然而越是回憶越是痛苦,當時忽略的細節與心思一旦重新審視,能讓他痛得泣不成聲,在寂靜的深夜之中。


  『小黑子,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黑子一旦疑惑了便會將頭顱悄悄一偏的習慣仍舊沒變,令黃瀨忍俊不禁。


  『我有一樣東西寄放在小黑子那,現在想拿回來了。』


  『請問是什麼東西呢?』黑子下意識地問,後來又想到:『不過我應該也忘了。』


『嗯,說得也是。』黃瀨隨性地附和,正巧利用這點糊弄過黑子的發問,原本交疊的雙手撫上自己腕上的皮繩鍊飾。自從在酒吧目睹那一刻後的黃瀨便將這對手鍊收進了抽屜深處,然而等他再次將它戴上手時,那人的手上已有另外一條。

  藍與綠天然石的配對程度簡直相映生輝,黃瀨在轉角巧遇他們在一起的畫面是那樣和諧自然,那樣地美好。他們十指緊扣的雙手與鍊飾色彩美得渾然天成,黃瀨不禁看傻了眼,甚至不忍直接上前與他的故友們打聲招呼,即便這讓自己鼻酸不已。


  黑子湛藍的眼瞳無神地望望看似沮喪的黃瀨,同時注意到那條他從未見過,金屬練與紅白青交錯織成的、張狂漂亮卻適合黃瀨涼太的手鍊,而後端詳起自己手上這條,色澤清麗設計柔和,適合自己的藍與綠的顏色。


  『如果黃瀨先生明天有空的話,就隨我回家一趟吧。』


  想想明日無體檢與診察,理應是能夠出院一會兒的日子,順便回家做些出院的準備吧。黑子如是詢問,而後得到對方低低的,連頭也不抬可聲線微微顫抖的回應:


  『好。』




II


  綠間真太郎聽見黑子說的事後反應十分有趣,儘管對方一臉擔心的模樣還用有趣來形容是有些缺德,但那眉頭深深深深皺起到可以夾死蒼蠅的模樣,黑子大概很久很久沒見過了。


  和黃瀨約幾點?直接約在黑子家還是先在外頭碰面?黃瀨到底要向黑子拿什麼?黃瀨大約幾點可以走人?黑子幾點能回醫院等等綠間無不鉅細靡遺地一一問了清楚,但結果盡是得到一些模稜兩可的答案更讓男人擔憂又煩躁。


  『明天我請假陪你去吧。』


  『不用的,這不會影響身體的。而且工作比較重要吧。』


  不不不你才重要!傲嬌如綠間無法開口明說,更無法表達他是根本不想讓黑子和黃瀨獨處一室。


  『那明天我開車載你過去吧。』


  『黃瀨先生會過來接我的。』


  綠間要怎麼表示黑子就連被黃瀨開車載他都不願意?!


  『那明天午餐......』


  『黃瀨先生說想看早場的電影,所以我想中餐也......』


  黃瀨涼太你太過份囉?!綠間真太郎青了的面無表情心想。

  這是約會?!看電影吃飯而後到對方家裡,這不是典型的約會行程嗎?!就連綠間這個書呆子看了電視也曉得的事!


  『……好......那你明天自己小心......』


  綠間真太郎很臭俗辣的以此作為談話的結語,說了一句就連自己也不明所以的話語。他明白黃瀨沒那麼膽大包天敢對現在的黑子做什麼,他必須擔心的反而,是黑子自己才對。

  那個對於自己的表白尚未做出任何回應的黑子。




III


  『謝謝小黑子今天陪我,果然這些行程一個人會很寂寞呢。』


  看完電影也吃了中飯,在去最終目的地的路上黃瀨這麼對黑子說。儘管兩人觀影後的討論寥寥無幾,進餐時也頂多談論了下食物的美味,最後調侃了下醫院的餐點、某人也抱怨最近忙得連好好用餐的時間都沒有,最終話音歸於寧靜,兩人各懷心思地沈默地用餐。黑子曉得黃瀨不時會望向自己,每當黃與藍的顏色相碰時,男人總是落寞地問句:「身體還好嗎?」

  縱使誰都明白他已痊癒得差不多了,除了某個地方。


  『不會,我也很久沒出來逛逛了。』黑子禮貌性回應,避而不談之前才與綠間出來過一次的事。


  『是因為小赤司吧,他從以前就對小黑子的事很上心。』黃瀨乾笑兩聲隨意道出這公認的事實,最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突然安靜下來。


  車內的氣氛突然降至冰點,一路上兩人各懷心思沈默不語,黑子望著淺黃色的行道樹想起綠間真太郎,他留男人獨自在院內工作,自己卻跟別人出來看電影吃美食,心裡竟莫名感到愧疚。黑子搖搖頭揮掉那些奇妙的思緒,他是受傷住院了可不是在醫院工作的,沒道理有這種想法才是。


  低調的黑色奔馳在巷口空地停了下來,黃瀨將車熄火。『不曉得小黑子你記不記得,不過你家附近應該沒有停車位才是,所以還是用走的進去吧。』


  『好的。』


评论(7)
热度(49)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