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56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綠間值完早班進黑子病房準備問他明天休假想去哪邊走走時,卻發現黑子正細細端詳著他的手鍊。


  午後璀璨的日光透進落地窗內,灑上那串閃亮著透明晶色的手鍊。黑子哲也微舉著左手,歪著頭驢似乎正欣賞著那些漂亮的寶石,藍與綠的色彩清澈率真,綠間不清楚黑子凝望的眼神中露出的訊息,也不知道黑子對於這條手鍊的喜好,卻從他配戴的習慣明白對方或許非常珍惜。


  興許是看夠了或者是日光過於灼眼,黑子打算起身拉窗簾的動作被男人制止了只得乖乖繼續坐在床上,心裡不禁 murmur 自己只是受傷了又不是殘障,這些人不用什麼都幫自己做呀。


  『咳、那個...明天我休假。』


  『?』


  窗簾拉了一半的男人突然如此表示,臉部烏漆嘛黑的讓黑子不曉得綠間臉上會是什麼表情,他心想休假幹嘛要跟他說,難道——


  『你...如果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陪你去的說。』


  啊,果然。


  黑子按耐著微微上揚的唇角,說了一句讓人意料之內的「想喝香草奶昔」。


  黑子的刀傷基本上皮膚表面已癒合得差不多,只是新生的皮膚還很脆弱需要好好照顧,腦震盪的頭部目前也無大礙,若只是離開醫院走走逛逛的話倒是不成問題。

  香草奶昔那個垃圾食物其實也沒給他少喝過,不曉得這群故友是否暗中聯繫過,每人之於探病的伴手禮就是香草奶昔一杯,偏偏他們帶來總是直接闖進病房內告知黑子「我有帶你最愛的香草奶昔來喔」殺個綠間措手不及,否則男人是不讓他這麼常接觸那種沒營養的冰品的,怎麼知道喝了頭會不會痛呢。


  『但你不是常常在喝了。』聽到這個答案的綠間不免臉上三條線,他以為黑子會想去書店的,書店呢。


  『還有想去書店。』黑子選擇忽略男人的回應裝作沒聽見,反正他是決定要路過 M 記自己來一杯香草奶昔了。手指按開智慧型手機想看看今天幾號,他原本的那支在跌落天橋時早隨著主人摔得支離破碎,現在這支智慧型手機界的機皇是綠間給他的,順勢和男人的湊成一對。

  銀色與灰色,綠色與藍色,黑子看看手上的手機再看看手鍊,還有桌上的保溫瓶。他並不覺得困擾,反倒有種難以言喻的溫暖流淌心中,原來被人捧在手心上的感覺是這樣的,無時無刻被注意著,無時無刻被照料著。




II


  最後的行程也只是敲定書店和 M 記,黑子就某程度其實是個宅男,現在受了傷不能打籃球,又沒特別想看的電影,一時之間也不曉得該去哪裡。


  先在院內睡足吃飽後出門第一站應黑子要求直接來到 M 記,綠間不情不願地點了一杯香草奶昔,基本上沒必要的話他不吃這種速食店的食物,真不愧是好人家出生。黑子站在男人背後眼神緊盯店員動作,見那乳白色的液體緩緩注入白色的飲料杯內直至八分滿左右、蓋上蓋子,終於被放到取餐盤上。這下他喝到的終於不是快融化的香草奶昔,而是新鮮剛出爐的終極美味!


  『先生您的餐點好囉。』


  就在店員說完這句話的同時,綠間想幫忙取的手還停留在半空中,餐盤上的杯子已經不見了。等男人回頭望向那著急的小子時,人家連吸管都插上正喝得津津有味。


  『……』你是小朋友嗎!


  『綠間君不點東西吃嗎?』


  『…不用。』


  『那我們去書店吧。』


  『…………』




III


  速食店離書店只是幾百公尺的路途,兩人決定慢慢散步走去,由於書店禁止攜帶食物進入,正好讓黑子消化一下手中的香草奶昔。


  住院也有一陣子的黑子看慣了那些白而平靜的布景,漫步在日常街道上竟有種莫名的感動,淡黃色的銀杏葉片從樹枝灑落地面的過程也足以讓他看上好一會兒,以致疏於注意前方一團男子 DK 的來襲。


  『唔!』猛然和人撞個正著的黑子趕緊收回漫於半空的視線,不小心連著香草奶昔一塊兒撞進高中男生懷裡,幸好沒弄髒別人衣服。


  『非常抱歉。』長這麼大還像孩童一樣,黑子不禁有些困窘,抬頭一看對方不僅個高長相又成熟,他八成將娃娃臉又矮小的黑子視作同級生或學弟一類,言談也免除了敬語,甚至多了一點對於後輩的親暱:


  『沒關係,你小心一點。』


  『黑子。』


  綠間在一旁看完全程早便按耐不住想出手的衝動,就在那位男高中生想摸摸黑子的頭的時候,他先一步伸手將黑子摟了過來。


  『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


  黑子沒看清人家是什麼表情,便被吃了飛醋的綠間給拉離了現場。正巧喝完的奶昔也被丟進了垃圾桶裡。


  他的手不曉得何時牽上自己的,大大的溫暖的手,黑子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在街上和同性如此正大光明攜手的一天。他抬頭望向綠間,剛毅的側臉初識覺得嚴肅不苟言笑,個性感覺龜毛又說一不二,但其實男人很溫柔也很有趣,綠間雖然聰明但對於言詞上的臨場反應老是慢半拍,所以開他玩笑時他吃鱉的表情很好笑;看起來是棵木頭卻對某些事靈敏某些事遲鈍;堅持的地方只有對大家好的事情以及每日必看的晨間占卜,醫生的工作很忙有診要看有刀要開還要參與學會的研究,他不一定有辦法能每天替自己準備幸運物,而這陣子卻能每天幫黑子準備營養滿分的餐點;他明明有家又愛陪黑子睡在醫院,儘管病床非常大卻捨不得讓病人不好睡,他總睡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半夜又悄悄回到病房看看黑子睡得好不好有沒有蓋好被子,他......


  『綠間君…...』


  黑子緩緩停了腳步,就在人來人往的市區人行道上,一旁的路人極其識相地繞過兩人通行卻也不時注意著他們。男人不解黑子為何做出這番舉動,納悶地看向黑子卻得到對方一副欲言又止。


  他......默默地深深愛著黑子哲也。從稚氣未脫的初中時期到成為嶄露頭角的醫界新星,在人生最黑暗的時期給予幫助,放棄了國外就讀名校深造的大好前程,用了截至目前為止一半的人生歲月不求回報地守候著他這輩子最最重要的人——


  綠間不曉得為何黑子一副快哭快哭的表情,眨著大又圓的眼瞳似乎下一秒就要落下淚來。


  『黑子?』


  黑子闔上眼聆聽男人低沉渾厚的嗓音,彷彿聽見他溫柔地在自己耳邊低吟,要勇敢要堅強不要害怕,我永遠都會幫助你,永遠都在你身旁——

他孩子氣地拉著綠間腰間的衣料,再次睜開雙眼涕然淚下。


  『綠、唔嗯!』


  開口呼喚男人的雙唇被吻住,腰間也被緊緊地摟著,撲面而來的迷人香氣引動黑子緩緩給出回應,綿綿的親吻擦過濕潤的淚水,雙手環上對方肩頸與他牢牢相擁,此時此刻不忌諱世俗的人理倫常、不在乎外人給予的探究眼光與負面評價。



  他們在深深地擁吻。

  正深深地吻著。


  ——在那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

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表達得太隱晦,所以有些事好像都沒人發現@@

有感覺到什麼貓膩或引射的都可以跟我討論啊~

順帶一提上一回綠間媽說希望黑子真正地叫他們一聲爸媽,這句話其實代表她們都希望綠間跟黑子在一起,因為他們知道只是養父母關係讓黑子很難走出來,只有黑子真正嫁進綠間家時,綠間的爸媽也會變成黑子的爸媽啦~

至於黑子為什麼會哭,我就不說啦XD

评论(10)
热度(63)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