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55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成川悠也正規劃接下來一星期的行程,後知後覺地發現從事故發生開始,往後幾日的拍攝地點總在本島之外,這星期甚至出現國外的通告,還是臨時安插進來的美差。

  但就算這個差有多美相信他們也不願意,自從黑子哲也甦醒過後他們只見過他一次,僅僅一次。這樣的巧合不難讓成川懷疑是否有人想將黃瀨調離黑子身邊?

  仔細想想,黃瀨、黑子,帝光中學、奇蹟的世代,赤司征十郎,那個即便圈子不同但因為偶爾的鉅額投資於是讓藝能界也得禮讓幾分的赤司財閥下任接班人。一直聽說那男人身邊沒有固定伴侶,面對各種交際應酬獻禮也總能巧妙地忽略,傳聞他相當迷戀水藍色的眼睛,迷戀,卻也僅止於欣賞的程度,不帶任何一絲褻玩意味。


  『是不是赤司?』

  成川將手上的行程預定甩上桌,他不意外那個神通廣大的男人可以得知黃瀨和黑子的故事,成川生氣的點是,經紀人這身份恰巧受到連帶懲罰,害他無法探望黑子。


  『......抱歉...』黃瀨涼太在一旁沙發上疲倦地搓揉面頰,他真不曉得該說什麼,除了抱歉。成川知道他最近都在強顏歡笑,碰巧該死的臨時還多了幾個綜藝節目進來,攝影機前的黃瀨看來和平時相差無幾,卻在下了螢光幕後更顯落魄十分,即便說是行屍走肉也不為過。


  環顧全場,成川發現已無自己登場的餘地,儘管不甘心,但他或許僅是黑子為了得到黃瀨情報的一顆棋子,甚至還沒資格怪罪黑子這樣利用他,因為是他自己想被利用的,不如說還是成川自己利用了這點才能親近黑子。看看黑子身邊的人,那個叫綠間的擺明不像他們官方表示的身份,初中同學?別傻了。成川回想那天綠間狠揍黃瀨的模樣,那副深惡痛嫉,說是被戴綠帽的丈夫也不為過。


  那之後,黃瀨劈頭便問成川和黑子的關係,得到了一句「以前的床伴,現在的心上人」後只是不停地苦笑再苦笑。他沒說自己和黑子的故事,沒說就已經一副快哭了的表情,透過黑子言論早已瞭解七八成的成川決定不多過問,就讓那男人獨自陷入回憶的漩渦,凌遲他那早已破碎的心。


  黑子哲也是他的心上人,而黃瀨涼太是他形同家人的弟弟。

  向左向右都不是,成川決定讓自己成為完全的局外人,人家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也難怪他一直都瞭解這群人心中的秘密,只差對於對象的認知。


  『出去走走吧,涼太。』


  成川悠也使勁重拍黃瀨肩背,不否認這種打氣方式多少夾帶一點私人恩怨,但現在成川希望的是大家都好好的,無論以何種方式。




II


  時機說巧不巧,就在黑子戴上那手鍊的隔天,事故發生後一直無消無息的綠間一家便現身於病房內。

  別說當時綠間由美子幾乎是搭上最近的班機回到日本卻被大兒子擋著探望小兒子,綠間真一和真奈安排好代理事宜也立即飛了回來,一萬公里的距離無法阻擋這家人關懷小兒子的心,卻被大兒子的一句話阻擋在外。


  於是黑子不太理解為何這群人看見他都一副感動的模樣,綠間也是剛剛才對他說家人想來探望而已,話才剛說完一群人下午就出現,彷彿預備多時似的。


  這三人一見到黑子便七嘴八舌地關心他的近況,身體有沒有哪邊不舒服,傷口還會不會痛,小真有沒有好好照顧你等等等等,顯然這些問題僅是流於一種探問的形式,因為大家都知道綠間絕對有好好照顧這位重要的病人。

  黑子無法抵擋自己看見長輩就紅了眼眶的心情,獨自一人隻身在外生活久了慣了,其實承受不住這樣被人關心的溫暖。


  綠間由美子早便眼尖地發現黑子左手上和他大兒子同款的手鍊,綠間三人互相交換了眼色,臉上都是止不住的喜悅。


  『雖然這麼說有點過份,但我們都認為某些事或許遺忘了比較好。』


  無論是那些痛苦折磨的情感,或是倫理道德的束縛。

  由美子輕輕握住小兒子些微冰涼的手,黑子想逃離她慈眉善目的神情,卻感受到自己的手鍊被對方勾了一下,只得戰戰兢兢地回望過去。


  『我們一直都知道小真對你的感情,也知道你一直覺得虧欠,但看這樣子......是不是能期待你真正叫我們一聲爸、媽?』


  這話一出讓室內空氣凍結了好一陣子,直到綠間真奈無奈地表示:


  『......媽,你把小哲哥弄哭了啦。』




III



  被經紀人推著走出房門的黃瀨壓根沒有觀光的心情,望向高樓外的城市風景,心裡不由得羨慕平地那黑黑人點,三三兩兩地走在一起,手心裡牽著自己最最珍惜的人。


  黃瀨最後決定到飯店頂樓的酒吧,儘管此時不過下午三點一刻,然而比起在戶外漫無目的地走著,他更偏好在一個定點靜靜地發呆冥想,順便喝點能讓他轉移注意力的東西。

  於是他如願以償地落坐最偏僻的單人沙發,為了晚上的採訪他只點了一杯長島冰茶而非 Double Whisky ,放任自己持續沈淪於罪惡。


  『黃瀨?』


  在他就要再次沈浸在痛苦的迴圈時,側邊傳來熟悉的呼喚,黃瀨涼太隨著聲音望去,發現是許久不見的高中社團前輩。


  『……笠松學長?』


  即便是男人也對這番遠在他鄉的巧遇感到些許驚艷,黃瀨露出這陣子首次於私人時間內彎起的唇角,笠松則是頗為感慨地拍了拍這位偶爾有點掉漆的後輩。籃球是滿厲害的,但在學業跟人際上總是有點掉漆。


  『你在這邊幹嘛?出外景嗎?』


  『是啊,那學長呢?』


  『來出差的,等等約見一個客戶。』興許離約定時間還有些許空閒,笠松倒是不打招呼地在黃瀨身旁的位置坐下。


  黃瀨在高中和社團的前輩交情最好,但因為大學的地區不同,黃瀨選擇東京的大學,而社團內大部分前往京阪地區,加上黃瀨開始認真投入於演藝事業,因此已和這群老同學疏遠已久,也怪不得看見彼此都有些喜悅。

  久不見面了,兩人便開始從近況分享起,笠松目前是公司的課長了,以這年紀而言是相當豐富的經歷,當然也是由於這人出色的領導氣質。


  『啊,對了,雖然現在說還有點早,不過我年底要結婚了。』

  這麼說著的笠松笑得有些緬靦,黃瀨還是第一次聽見與學長有關的戀愛消息。


  『恭喜學長,婚禮我一定會去的。』


  『才不讓你來咧!那個場面光想就覺得混亂!』


  笠松幾乎反射性地回應有點傷了黃瀨的心,卻又覺得這個對話彷彿回到高中時期——不對啊那他高中過得有多慘啊!


  見黃瀨無言地笑了,笠松自己也跟著笑了出來,應該都是因為回想起過去吧。


  『你就跟黑子一起來吧,邀請卡我寫一起。』

  忽然笠松拋出的話語讓黃瀨有些不明所以,因為聽見那個名字,也讓他有些心痛。


  『為什麼...是跟小黑子?』


  黃瀨好像看見他那易怒的學長皺了一下眉頭。

  

  『你跟黑子早就在一起了吧?難道現在不是嗎?』


  『什麼......?』


  黃瀨很是疑惑的神情,也感染上笠松。

  『你跟黑子啊?從高中開始你總是小黑子來小黑子去的,能見到他還那麼開心,所以你不是喜歡他嗎?大學你也是因為他才去東京的吧?』


  而且對方看來並非對黃瀨無意。

  笠松沒說大學那一次聚會,在解散之後他們一群人看見黃瀨和黑子走在一塊兒,黃瀨不曉得正和黑子說些什麼但因為望著前方所以沒有看見,但那是笠松第一次看見面癱的黑子露出微微的笑容,那種微笑,不用說也明白是為什麼。


  『黃瀨,你怎麼了?』才剛發覺後輩的神情不太對勁,可惜約好見面的客戶正好聯絡過來。『抱歉我得先走了,晚點再聯絡你。』

  笠松心中暗叫糟糕,他不是沒注意到黃瀨今天的情緒有些低落,沒想到就是因為黑子的事。他請服務員多注意黃瀨的模樣,留了小費與聯絡電話給對方便匆匆地走了。



  週三的夜晚客流量不多不少,那位服務員一面忙碌端盤送酒也不忘盯著角落莫名陰沈的那一桌,他見那位先生維持同個姿勢良久,倚靠在沙發背上右手撐著自己下巴的姿勢,若睡著的話極有可能一個不小心就從椅子上跌下來。

  服務員踩著無聲的腳步靠近,彎腰意欲察看這位客人是否陷入夢鄉,看見的卻是——那人低低慟哭的模樣。








++

很久沒有更新,默默的一個多月就過了!!這一回解開黑子心中最大的糾結,綠間有這麼好的助攻真的是太幸福惹XD但我個人認為黑子的心思可議,這兩人其實一直沒有把事情真正說開,綠間告白之後也只是被動地等著黑子答案,然而黑子也還沒給......感情動向可以確定的是相川出局(out!),黃瀨的話就不曉得讀者們怎麼看了~

故事真的進入尾聲,先給大家打個預防針,因為這篇既然是獨白的姊妹篇,所以結局的感覺也會相似,就不要期望作者把事情通通說開了XD不過實體書裡面會有完整結局就是。希望暑假可以弄出來啊啊啊~~

评论(22)
热度(55)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