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49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拍攝計畫被這場突起的傷害案件喊卡,導演當下立即宣布劇組休息三日,已先聯絡警察的工作人員自發性在現場隔出一段安全距離,不曉得從何得到消息的記者將戲劇主演們與導演團團包圍,此時救護車也趕到現場,成川朝黃瀨打了一個簡單的手勢:他要陪黑子去醫院。


  黃瀨隔空點點頭,陰晴不定的表情說不上好或不好,打著勉強的笑容一一應對媒體記者尖銳又缺少同理心的問題。


  他從不曉得黑子和成川認識。

  這件事他也不曾聽兩人提起過,但剛才成川的反應卻在黃瀨心中燃起一股不祥的預兆。他記得成川的那個真命天子,那時還在海外拍攝,回國的前幾天他們在酒吧裡似乎聊到一些戀愛的話題,包括成川喜歡的對象,是黃瀨涼太的粉絲——


  「但他是認真的,他就是太喜歡你,所以每次都對我很冷淡。」



  如果,成川悠也喜歡的是黑子哲也,那黑子哲也喜歡的會是——



  『抱、抱歉,我有急事......』


  號稱界內對記者形象最親切的黃瀨不惜打壞這種傳統,他簡要地對他們說聲抱歉便不分青紅皂白地擠出重圍,快步衝去事發現場剛才幫忙照顧傷者的工作人員那:『你知道他們去哪間醫院嗎?』


  『應該是 T 大附屬......』


  然而這位演藝圈的好好先生竟然連給予道謝的時間都感到珍貴,得到重要的答案後他跨步來到路邊攔下一輛計程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眾人面前。




II


  來的匆忙,連最基本的眼鏡或帽子都沒戴上的黃瀨甫進急診室便受到全體的注目禮,看來剛剛的事件已然舉國皆知,黃瀨才來到櫃臺正要開口詢問,便有人告訴他具體位置。




  急診室的那邊很熱鬧,而手術室的這邊卻瀰漫著一股死亡的氣息。

  說是死亡氣息顯然是黃瀨對於這種安靜又壓抑的氣氛做出的誇大形容。他遠遠就看見手術室前的牆椅上坐著一名男子,那人平時優雅又從容的氣質消失殆盡,額頭向下靠在交握的兩手中,聽見黃瀨越漸靠近的腳步聲,他偏頭一望。


  『涼太......?』


  『情況怎麼樣?』


  成川沒注意黃瀨一臉慘白得不對勁,他抹了抹因緊張而僵硬的臉龐,實話實說:『我也不知道,他流了很多血,才剛進來就馬上被推進手術室。』

  兩人沈默了會兒,心思各異。他們一點都不意外黑子會知道拍攝地點,甚至於如何利用自身微弱的存在感混進現場裡面,唯一意外的是,那個人的真心。


  『之前你說...你有一個喜歡的人,但那個人一直很喜歡我,是不是黑子哲也?』


  黃瀨最後還是問了,卻開始害怕自己接近真實的情況,他有種快要崩潰的預感,既期待卻又害怕那個問題的答案。


  『涼太還記得他嗎?他說是你初中的同學,聽說之後在球場上也見過面。』成川說話的嗓音依舊微弱,帶著些許苦笑答非所問。他記得當時黑子真的將畢業紀念冊帶給他看的那一天,那人微微勾起的唇角。『我們是在酒吧認識的,他常坐在固定的角落,我每次看都覺得他好像全身發出淡淡的光芒,黑子皮膚白髮色淡,看起來就像天使一樣。我真的猶豫了很久終於下定決心要和他說話,才發現那個位置的正上方有電燈在那邊。』

 


  「嗨,天使今天也到凡間休息呀?」



  成川不自覺笑了出來,想必當時鐵定糗到不行。


  『他似乎沒有想定下的意思,所以每次都非常難約,我一直跟他說就當個朋友,不要有壓力,但他也不太領情,直到我偶然發現他是你的粉絲。』


  『所以你就出賣我的情報了嗎。』


  成川苦笑著說抱歉,黃瀨則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別在意。其實他一點都不介意黑子瞭解他的行蹤,也清楚成川對於這方面的底線在哪裡。

  他甚至不想過問成川跟黑子交往的狀況,想必對方也不想告知。


  『說到底,我還是不懂黑子。』成川無力地往牆上一靠,撫著自己酸疼的眼睛,他有點後悔之前向黃瀨爆料了那麼多,但那是因為他篤定黃瀨不曉得他喜歡的是誰,然而現在曾浮出檯面的私密卻被胸腔中的鬱悶一掃而出。『他說他會這麼隨便是因為初戀,他說他初中就喜歡上你了,前陣子見面的時候他說不想再這樣隨便下去......好像找到喜歡的人了,好像終於從你身上畢業了?但今天......』


  成川語無倫次大致整理了下就連他自己也模糊不清的觀點,卻讓黃瀨捕捉到其中一項。他突然想起之前成川似乎對這些說了什麼,那天他們正對著夕陽,喝著手裡的威士忌——


  『你說他會這樣隨便...是因為初戀...?』


  初戀,一般人初戀通常會在何時呢?


  成川無聲的回應似乎是對這個疑問的肯定,黃瀨渾身開始止不住的顫抖,彷彿越來越靠近那個,足以使自己崩潰的真相。


  『他的初戀...在何時?』


  『應該是...初中?』


  成川搜尋腦海中的記憶,黑子沒有明確說過自己的初戀是什麼時候,但憑他口中與黃瀨那些相處的點滴,初中二年級,一個對感情濛濛懂懂的年紀,那些心跳的鏡頭被黑子形容得活靈活現,或許也只有初戀才能如此銘記於心。


  初戀,因為那個初戀而讓黑子過起糜爛的生活,直到——


  『你們根本有在聯絡吧?!』


  成川倏地從座椅站起一把拉起正低頭揪緊五官像在隱忍什麼情緒的黃瀨,他快被自己滿腹的憤怒弄得快要喪失心智,面對黃瀨這種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更讓他心頭火起。他想到每次黃瀨出國總會帶回一些小零食,甚至還有一些和他尺寸不合的衣服,那次黃瀨拜託那個設計師得來的新品圍巾,他也從未見他本人戴過。


  每次成川都會揶揄黃瀨有對象都不介紹,男人也只是打哈哈笑著說只是朋友,朋友朋友,會對怎樣的朋友那麼好?

  他又想起之前黃瀨口中的那個未來的同居人——


  成川向黃瀨胸膛使勁一推,讓那人強碰著牆面坐回椅子上,幽靜的手術室外因為一聲巨響而拉長回音,以致於沒人聽見那越走越近挾帶著憤怒的腳步聲。


  突然出現的男人將一枚微微發亮的金屬往黃瀨額頭一砸,銀練在空中畫出優美的弧度,隨後一起掉落地面鏗鏘一聲。


  『他明明就在你面前!』


  綠間真太郎一把將黃瀨從位置上揪起,左手向後拉開一個弧度儼然要往對方身上揍。


  『請不要打臉!』成川悠也就連自己都佩服自己能在這種緊要關頭喊出這種人神共憤的利己性言論,但他其實十分樂見有人來揍黃瀨一拳,職位的緣故他自己下不了手但不代表不想看別人下手,然而這個比黃瀨還要高上一點的綠髮男人做到了,看他身上的衣服,似乎還是個醫生。


  黃瀨受了這一拳又硬生生從站位被揍到椅子上,他低垂著頭不回句不反擊,只是默默地問:『你跟小黑子是不是在交往?』


  這是成川初次從黃瀨口中聽見他叫那個人名字,小黑子,小黑子,這個對現在的黃瀨而言罕少出現的「小」字暱稱,若是讓他早點聽到,或許......或許這一切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綠間沒想過黃瀨劈頭會這麼一問,甚至不曉得能讓他這麼問的緣由,但仍是實話實說。


  『我和黑子的關係就和你和他一樣。』 


  暗戀者與被暗戀者。

  愛不到而設法透過身體的聯繫來親近對方,卑微地小心地緩緩地靠近他,大膽地假設那人的目光會有轉向自己的一天。


  『原本我以為你總有一天會發現黑子的感情,但我還是把你想得太聰明了,黃瀨。』男人壓抑憤怒的嗓音低低說道,最終是他將那段逐漸初見微光的感情推上臺面,並且立下他醞釀了大半輩子的誓言。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




IV


  男人走後走廊上恢復往常的寧靜,那間亮著綠燈著手術室依舊忙碌。

  黃瀨的視線停留在地版上閃著亮光的物體,他蹲下身子鉤住那條銀練將它拉了過來。


  綠間把東西丟給他的時候沒說什麼,可黃瀨卻直覺知道這是黑子身上的東西。銀色戒指,指環中間鑲著一圈碎鑽,根據主體氧化的顏色看來時代已經久遠,但他的主人依舊悉心照護著,甚至將它化作項鍊的模式也想時刻帶在身邊。


  其實黃瀨一看便認出這是他進演藝圈代言的第一項物品,他也是因為這銀飾的廣告刊登於大街小巷才得以嶄露頭角,慢慢越來越多的通告與拍攝進來,慢慢開始走上這一條路。


  他甚至記得拍攝完廣告後拿到廠商贈送的飾品有多開心,這麼有紀念價值的東西他早就篤定了要一輩子珍藏下來,卻在後來看見黑子對這戒指的興趣後想都沒想便將它送了出去。


  黃瀨很高興黑子注意到自己的工作,並且喜歡自己代言的銀飾,這表示自己選擇的目光受到認同。他完全沒有將這意義非凡的重要收藏送人的失落,儘管黑子沒有將戒指戴上才讓他失落了好一陣子,但這都不是這點。

  重點是,黃瀨現在終於知道當初他為什麼會連想都沒想就把這麼重要的東西轉送他人,以及那個失落的真正原因——



  『有時候專一會使人感到沈重。』


  黃瀨低啞著聲線透露些許哭音,重複著這句成川曾經告訴過他的,黑子使自己過著糜爛生活的理由。

  

  他永遠不會忘記在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的隔天早上,黑子用那拙劣的演技說著自己不是第一次,也永遠不會原諒自己就那麼遲鈍地選擇相信下去。

  也不會忘記那些他痛恨和黑子發生過關係的人;因吃醋而遷怒在黑子身上的憤怒;偶爾黑子望向他會出現的寵溺眼神;每次工作回國黑子自己煮了卻不吃的洋蔥湯;他在吻痕怎麼也印不上去的困擾模樣;突然和他四目相對的那個瞬間,黑子眼中溫柔寧靜卻如同海水滔滔的情緒;以及那次,他在咖啡店裡聽完自己的訣別,人偶般失去神色的臉龐——


  『嗚...唔、』


  這是黃瀨涼太自高中聯賽後,第一次哭了。

  然而他心中的痛楚,卻是言語所無法比擬。


  他不是為了自己心痛而感到心痛,而是為了黑子的心痛而落下眼淚。






评论(35)
热度(97)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