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44

(讓大家久等了,還是不太會寫這種劇情,如果有把那種感覺傳達到大家心裡就好了> <)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平凡的日子持續進行。

  如同他們所預言地,兩人維持一貫的相處模式並試圖將這一切視為從未發生過。偶爾簡訊問候、美食分享以及男人依舊三不五時抓著黑子共進一頓營養的晚餐,唯一的區別在於黑子不會在男人家過夜了,明明撇開他們曾維持過的異樣關係,就一般的親人而言借宿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事。


  不否認最近和男人的互動有些尷尬,關於這一方面黑子不願多想,決定一切就那樣順其自然下去。

  黑子知道自己過於依賴綠間,然而這並非好事,即便是家人的存在但大家都是不同的生命個體,未來也會各自成立家庭邁向不同的人生道路。高中時期剛被綠間家收養時黑子滿腦子想著該如何自立,綠間真太郎之於他頂多是同學以及一種類似於恩人的存在,可是現在不同了,變成是一種家人以及最貼近心裡的存在。這種定位會是一輩子的,朋友有可能決裂、情人可能會分手,但家人能夠永遠在一起,除非生離死別。


  黑子之前傳了訊息請黃瀨有空時聯絡他,他不想讓男人知曉自己透過某種管道已經掌握他的行蹤,事實上若不是成川的「小報告」,黃瀨自己不說的話黑子不可能清楚他何時會在何地做些什麼。話雖如此,黃瀨通常自己會對黑子稟告接下來的行程,出國外景的話更是會詢問黑子有無心屬的紀念品,通常黑子說沒有也是沒用的,無論如何男人都會幫他帶上合適的回來,有吃的用的裝飾的或者是外國那些精美的文庫,每一件即便沒送到黑子心坎裡卻是一定符合黑子的品味。


  工作中的黑子難得有些愰神,興許是他這半年度首要的大事處理完畢便渾身鬆懈了下來。赤司征十郎的自傳已經全書編輯結束,就等總編看過然後送印得到範本再給赤司確認過沒問題的話便能正式出版了。

  於是黑子開始思考,這一次當他面對黃瀨時,應當如何向他訴說這十幾年來的感情?

  覆蓋於桌面上的手機開始富有頻率的震動,每一次的訊息或者來電都讓黑子帶有一定的期待復又感到失望,然而這次,卻讓他露出久違的笑容。


II


  男人有違往例地約了黑子在市內的一間咖啡店見面,等黃瀨抵達時黑子已經在座位上等著了,手上一如既往有著一本文庫,不曉得現在看的是新書呢,還是那人不時會有的經典之作巡禮?


  黃瀨向侍者道了謝便站在離座位區有段空間的地方朝那邊望著。

  他很喜歡他沈靜而富有書卷氣息的側臉,黑子哲也那張娃娃臉即便過了這麼多年也只看起來成熟一點,可是就是那麼一點,黃瀨覺得自己總難將目光從他身上移轉開來,因為黑子是他信賴的老同學、老朋友,歲月僅在黑子身上留下點點痕跡,黃瀨以為什麼都沒有改變,卻什麼都悄然改變。


  什麼都悄然改變。


  黑子在察覺有人往這邊走來時便抬頭向男人露出淡淡微笑,顯然注意力並不放在他眼前的文庫上,黃瀨勉強扯出一個笑容,作為一個均等的回應。


  『工作辛苦了,覺得韓國怎麼樣呢?』黑子將手邊的茶杯朝男人那邊推去,而後替他注入淡紅色的液體,紅茶清甜的香氣隨著裊裊的白煙飄散出來,環繞這個小小的席位之間。

  黑子兩眼盯著茶壺思考著該如何開口,這麼突然就開始的話會不會太突兀呢?還是必須要先開啟什麼話題來做引導呢?沒想到卻是黃瀨話匣子一開便開始聊著這次工作所見到的有趣事蹟,從天氣到人文到工作環境當然還有隨處可見的泡菜料理,聊著聊著到了一個段落之後,突然話鋒一轉。


  『小黑子...小黑子有喜歡的人嗎?』


  開口的是黃瀨,他愣愣地望著黑子幫自己斟好的茶,卻遲遲沒有動手飲用的意思。


  這個從前完全沒有提及過的話題突然被端上檯面果然極其突然,苦於開頭的黑子愣了兩秒,腦海中的思緒才逐漸扭轉過來。


  『有的,而且是從國中開始,已經喜歡了好久好久。』想起這段感情,儘管一路痛苦難過卻又讓黑子不禁露出溫暖的笑容。

  久到他都要忘了當初喜歡上黃瀨的原因,或者當初發現自己喜歡對方的契機,卻將這份愛牢牢守進自己心裡,一放就是十幾年。


  黃瀨望著黑子那樣幸福的笑容,失眠整晚的眼睛更是痠疼地快要流下眼淚。

  他不懂黑子既然心有所屬那為何還能和其他男人存有一夜之情?按理說黑子不像是這麼輕浮的人,綠間真太郎更不是,他不曉得那兩人之中存有的問題,卻清楚若是自己,他會希望黑子怎麼去做。

  他知道黑子已經不會再和別人發生關係了,而黃瀨涼太,是那最後一個「別人」。


  『小黑子,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吧。』他盡力穩住自己的聲音,不讓那逐漸崩毀的情緒顯露於外,卻仍難隱藏自己顫抖的尾音。


  毫無預警的話語讓黑子剛才彎起的唇角僵硬,他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音。『什麼?』


  黑子意外且難以置信的眼神讓男人感到心虛,他將目光移向黑子身旁的窗外,深怕一個眼神的接觸就會讓他成為這段複雜感情的不知為何這麼做的幫助犯,他不得不繼續下去:『我交了女朋友了,她是圈外人,但我們都是認真的。』


  黑子完全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反應能力瞬間降至為零,他想質問男人是何時交到女朋友的?什麼時候喜歡上那個人?又是如何能夠走到一起?

  想想也是,黃瀨涼太這樣子的男人能單身這麼久才是奇怪的現象,他心儀的人有誰不對他存有好感呢,這麼多年來他能這樣和自己不上不下地拖著已經是很詭異的事了,現在也只是回歸正常而已——


  『你們...認識多久......?』黑子拖著沙啞的聲線問,他覺得身體極不舒服,興許是胃或是哪邊酸澀的異樣感受讓他深深蹙起了眉頭。


  黃瀨意外黑子會對他那位神秘女友感興趣,可就連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和她認識多久時間?又是怎麼在一起的?於是男人隨意說出:『半年吧。』


  半年。

  黑子難掩嘴角揚起自嘲的微笑。

  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子只需要半年就能得到所有他所想要的,而他黑子哲也,花了十幾年卻依舊在外野徘徊流連著。曾經他以為自己總算得到男人一點能夠稱為「戀愛」的那種喜歡,沒想到仍舊是個幻想。


  『這樣很好啊,黃瀨君總算定下來了......』

  黑子說著違心之論,勉強扯出一個不算好看的笑容祝賀男人。他將顫抖的手深藏桌面底下,互相拉扯著的手指彷彿自己紊亂的心緒,沒有一個出口。


  那段先前預備好的告白話語全然死於腹中,黑子緊眨著雙眼,就怕淚水不爭氣地滴落下來。

  他該說什麼?現在該說什麼?有用嗎?還能說什麼?


  尷尬的氣氛令人難耐,而後黑子聽見男人起身的聲音,他根本不敢面向黃瀨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醜很醜,跟平時態度冷漠表情毫無起伏的狀態有著可笑的反差。


  『沒有人不會介意另一半的私生活的。』最後的最後,黑子聽見男人用那依舊溫暖的嗓音,卻帶著一種或許就連黃瀨自己都不明瞭的複雜情緒,說著:『小黑子如果真的喜歡那個人,就不應該再和別人發生關係。』


  這個世界就從黃瀨離開而帶來的門鈴響開始變得寂靜無聲,那是一個分界,連著視野也變得模糊不清,眼前的桌子椅子歪七扭八,對於時間的概念非常模糊,黑子空靈的腦袋模模糊糊地想著,自己究竟失去了什麼。


  或者他到底擁有什麼?


  原來他從第一步就做錯了。

  除了根本的性別,那個他認為能讓男人感到輕鬆無壓力的設定,卻是最讓人耿耿於懷的地方。


  之前的努力都算什麼?


  『哈哈....』

  黑子顫抖著笑出聲來。


  他曾設想過若告白失敗,黃瀨會怎樣拒絕自己。男人可能會為難地說抱歉,或著一臉苦笑地說他只將自己視為朋友沒有其他——做了千千百百種黃瀨可能會有的反應,就是不曾料到會是如此淒涼的下場。


  黑子覺得他的身體空了,在心臟的位置空了好大一半,不曉得該何去何從。


  結束了。


  他看見透明的水滴落在自己淺色的衣褲上,染成一塊深黑的圓點,一片一片逐漸擴大。


  一切都結束了。


评论(15)
热度(65)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