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擱淺 10

(我想、應該、不會、被吞、吧......)



  男人問是問了,卻沒等回答即抱著對方往另一側的沙發走去。更衣室很大,一座餐廳正常的洗手間大小除了大面鏡子還擺上了沙發與茶几,甚至還有梳妝台,黑子起初踏進時還想怎會有人在更衣室使用這些家具,而這不就來了嗎。

  赤司的想法很簡單,事況至此還要走出去實在太麻煩了。


  『嗚嗯!』


  黑子被放上沙發的下一刻男人便刺了進去,有了前次體液的潤滑使得活塞動作更為順暢,對於黑子而言也少了那些突兀的摩擦力,隨著律動漸漸被帶出一些奇妙的感受。

  是像昨天一樣那種不上不下的搔癢感,卻又多了一點什麼。


  赤司征十郎居高臨下地望著黑子,用指尖抬起他的臉龐,修剪工整的指甲像逗弄貓咪似地,在擁有那漂亮弧度的下巴戲謔地刮搔著。


  『你很不情願?』男人微微勾起唇角,刻意全根沒入狠狠地撞擊黑子一下,成功引發對方一聲驚呼。


  『啊嗯!』由後方深處燃起一股彷彿觸電的快感,可是這種舒服卻讓黑子覺得難受,無處可抓的雙手只能在平滑的沙發皮上胡亂抓爬著,無暇應對男人的話語。他的全身都在顫抖,卻不曉得是因為恐懼、害怕、厭惡還是這種陌生的他無法形容的感受,黑子想要逃離一切,卻被對方狠狠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赤司早有黑子無法回應的準備,繼續磨人的抽動,一面語氣祥和地開口。就算黑子沒有回話也沒關係,反正只要聽見就好。


  『我花了這麼多錢,不是為了買一個讓我心煩的寵物喔。』赤司還是笑著,就像在說「你好可愛」一樣溫暖地笑著。『現在人工作不是最講求敬業了嗎,那你呢?』


  黑子心想是啊,就是這麼一回事呀。

  其實赤司並沒有強迫他,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抉擇,他並不是受害者,既然他每個月能夠拿到高昂的報酬,那必定也要付出或失去什麼。

  然而他還有什麼能失去嗎?身體?貞操?都被這個人做過一次了,那做十次二十次甚至一百次都是一樣的,只要他真正害怕失去的那個人還在,就足夠了。

  這只是一場交易,何必將這一切看得這麼不堪呢,最長只要半年,已經等待了無數個春夏秋冬的黑子早已習慣了等待,習慣時間無情地流逝,而這半年又算什麼呢。


  往往好的方向想吧,眼前的男人多金又英俊,沒有奇怪的嗜好,至少沒有虐待的傾向,出手闊綽又乾脆,他是該慶幸自己是被這樣的人找上,所以這一切並不糟,跟雇主搞好關係絕對有好無壞,做不到矯揉造作地迎合也沒關係,只要適時給出一點反應讓對方知道自己在乎就可以了。

  適時地給出一點反應——


  黑子哲也緩緩伸手揪住男人的襯衫,設法拉近那個陌生的胸膛。鼻尖充斥的香味揉合著麝香與橡樹馨香,剛剛與他在幾步之遙只是隱約感受到,現在卻是隨著心跳的加速而大肆渲染出來。

  很香,但這依舊屬於人工的香氣,不是那種能夠令他安心的,那種像是大自然才有的草地與樹林的味道。黑子雙手環上男人背脊,將自己埋進對方懷裡,如此模模糊糊地想。


  『乖。』赤司征十郎很是滿意黑子這樣服軟,像是撫摸動物一樣安撫地拍拍對方頭顱,就著兩人相近的姿勢跨開擺動的幅度,往裡頭強勢突刺。


  『嗯、哈、哈啊…』

  黑子的喘息開始飄吟,興許是因為男人的動作溫柔了許多,讓那些磨人的感受逐漸成為一種微妙的酥麻快感,他決定不要繼續深想,就讓這個感受將自己遠遠抽離現實——


======+


  看見自家 BOSS 跟著進更衣室就瞭解情況的白川第一時間向服務人員委婉地請他們不用過去外頭等著協助,該忙什麼就去忙吧,當他們不存在就好,反正沒那麼快解決就是,而他則是到店內的吸煙室去打發時間了。

  白川最近很想戒煙,他知道吸煙有害身體健康實質卻又覺得毫無所謂,他不是定力不足的人,可是卻在戒煙這件事心有餘而力不足,大概是缺少一個讓他非得戒煙的原因吧。


  都過五十分了,差不多了吧。

  白川熄滅最後的火花然後走了出去,看見更衣室門還鎖著便先到隔壁間去洗洗眼鏡,順便將耳朵貼上牆壁偷聽看看有沒有聲音——當然是沒有,隔音做得相當完善。


  只是出來的時候正巧和赤司他們碰個正著,老闆看來心情不錯,不過另一個縱然臉色還留點潮紅卻似乎虛弱了點,到了他突然倒下也不意外的程度。


  『我要回公司一趟,白川你送黑子回去後就下班吧。』赤司颯爽地親自結完帳後如此吩咐,白川說好的同時下意識看看錶,下午五點多,他很想告訴老闆既然有事何必出來這一趟,但想想還是算了。


  而黑子哲也則是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赤司走時他也沒做什麼表示,但白川看得出他明顯鬆了口氣。


  『請讓我幫你拿一點吧。』離開時黑子踏著虛浮的腳步向白川說著,因為同行的人手上一堆東西而自己不幫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不用了,我來就好。』白川覺得黑子在回到家之前能好好撐著就不錯了,不過到底為什麼他會看起來這麼虛弱?『您身體還好嗎?』


  黑子歪著頭,心想秘書先生所謂的「還好嗎?」是怎麼回事,自己現在看起來不好嗎?可是他只是覺得全身無力而已,這是這一年多以來時常出現的事情,自從每天兼三份工還要幫忙照顧院內小孩開始每天都是這樣過來的,可能頭還有點暈,或許跟今天沒吃什麼東西有關係,但這也是常有的情況。


  『我很好。』黑子抬頭望著白川,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很感謝這世上任何關心他的人,即便只是隨口問的一句也能讓他在心理上好受許多。『謝謝你。』


  白川看著那與自己年齡相仿卻矮上近十公分的青年,突然覺得男性也是能夠被稱做可愛的。

  黑子和以前的人風格截然不同,其實比起那些高傲又豔麗的,這種小清新反而更治癒人心,或許赤司就是看上這點吧。


  『在回家之前您有想去什麼地方嗎?』白川束突然開口這麼問著,不知不覺給自己增加了工作也不曉得。


  而黑子覺得自己是真的累了,雖然應該要買一些菜,但現在就算買了也沒力氣下廚吧,還是趕快讓秘書先生完成自己的工作下班好了。

  『請直接載我回家吧,謝謝。』


  『好的。』


  白川望著黑子的側臉,心想是不是比起出門時還更蒼白了?


评论(9)
热度(88)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