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39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你要去哪?』


  成川悠也臨時來到黃瀨涼太房間通知休假過後的工作行程,卻看見那男人正收拾著自己的行李,雖說行李,但也只是一套換洗衣物而已。


  『我要回去一下。』黃瀨再次確認重要物品都有攜帶以後便拉上提帶的拉鍊,將國際線的飛行說得好像是去巷口的便利商店一樣輕鬆簡單。


  『回去哪?日本?休假才兩天耶你要回日本?!』

  若那人不是說要「回去」,成川看黃瀨那個行囊還以為他只是要去隔壁縣來個兩天一夜溫泉之旅。雖說首爾到東京飛行時間僅僅兩個鐘頭,然而實際上卻是需要半天的時間,如此一來一往,簡直是奔波勞累而已。休假才兩天不乖乖待在這裡不就失去了休息的意義?

  『我知道了,是因為那個手鍊?』


  成川指著黃瀨左手上的皮繩手練,由白、紅、青色交織而成,其中鑲與玫瑰金屬鎖鍊的中性設計,是前兩天黃瀨拍完平面後直接向那個設計師買下來的,世上絕無僅有的兩條飾品。

  一模一樣的東西怎麼會買兩條,成川就知道黃瀨是要送人的,一定是那個曖昧對象!


  『呵呵...』黃瀨也知道自己有些瘋狂,無話可說只能傻笑傻笑。從他第一眼在攝影棚見到這條手鍊便直覺地聯想到那個人,明明是樸實的色彩與設計卻美得使人難以移開雙眼,想像著若是戴到本人手上一定非常漂亮,想著想著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親手幫他戴上去。


  『接下來的工作都是外景,很累人的喔。』面對黃瀨難有的瘋狂,成川也不好反駁什麼,只能客觀地陳述事實。『其實也不用這麼著急吧?我們只要再...』成川攤開手上的行事曆開始計算,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星期,然後『29、30、31、32、33、34、35!我們再 35 天就能回去啦。』啪地一聲蓋上簿子。


  黃瀨涼太露出一副「你還敢講」的表情,客套地問著經紀人要不要和自己一道回去,卻獲得對方一臉「你以為我這兩天沒事嗎」的白眼對談。


  韓國這邊的行程原始預計只要一個月的時間,後來多的這半個月都是黃瀨自己應承下來的,剛出國的那幾天因為情緒差便自殺式地想用工作忘掉一些事情,後來的確如他所願地想開了,也後悔了。

  現在的黃瀨是真的想回去見見那個人了,儘管以前出長差的時候也會想,但想更多的卻是懷念翻雲覆雨的滋味,不過現在不是了,哪怕只是見見面,哪怕只有五分鐘十分鐘...不、這也太短了他一定受不了,只要能有半小時黃瀨就很高興了。


  若自己不服的是長久以來維持的狀況,那何不現在就開始改變呢?

  半小時,半個小時可以將他小小的身軀抱在懷裡,黃瀨從沒對誰說過這種話,他並不清楚這段情感所蘊含的意義,不曉得如何開口更為妥適,但他會盡力將自己的感受表達出來,好好地說出口,然後再問問那個人...


  「所以現在,我們——」


II


  黑子一直認為這個場面極其尷尬,原本應該要照顧自己卻在事發當時找不到的人,以及中途跑來收養自己的人,兩方相隔多年第一次面對面坐下,開開心心地吃頓飯,感情只有黑子自己想逃離現場?


  『你是漓宮家的長子嘛?當年沒有見過你呢。』


  『是的,當初也想趁機過來東京看看的,不過被嫌麻煩了。』


  兩方笑了笑,漓宮這邊無論是當時或者現在都仍殘留些許愧疚,儘管沒有法律上的義務,但在社會通念裡他們是這世界上最應該負責照顧黑子的存在,卻在緊急時刻聯絡不上。然而綠間家,黑子哲也充其量只是自己兒子的同學,還是從沒聽兒子提起過的那種,他們當初卻從黑子雙親的醫療手續到喪葬事宜一手包辦下來,甚至在黑子最徬徨不安的時期給予不遜於親情的照顧。


  黑子常想自己是何其有幸能夠遇上這一家人,上帝縱使殘忍地奪走他的父母,同時卻賦予了另一份珍寶。

  真一叔叔與由美子阿姨現在等同於黑子雙親的地位,經由收養契約也成為了他法律上的擬制血親。黑子在成年時曾向他們表明自己沒有繼承遺產的意願,可他們卻沒黑子心中料想的反應,而是皺了皺眉頭,說:「另外兩個都不介意跟你分了,你一樣是我們的孩子啊,難道我們老了你不照顧嗎?」


  黑子忘記當時他回了什麼,只記得自己最後是哭了,就像一個渴望溫暖的孩子,於多年的尋覓之下終於找著棲身之所。那是黑子第一次在這兩位面前示弱,從十五歲到二十歲,甚至往後到了三十歲四十歲,黑子在他們面前永遠是個值得疼愛的孩子。

這份恩情黑子不會忘記。


不能忘記。


III


  『我記得綠間長子現在是醫生,小妹決定繼承家業吧?』


  飯後,綠間夫妻一如既往地安排的休閒行程,而仍須工作的苦命晚輩只得乖乖回到工作場合去。漓宮和黑子在店門口目送長輩離開之後,默默地問了一句。


  『是的。』黑子回應,綠間家無論是相貌或者內涵的基因皆十分優秀,綠間真太郎就不用說了,而綠間真奈在大學畢業後攻讀哈佛 MBA 並輔修法律,打算來年畢業以後進公司實習。

  想到這,又讓黑子對於綠間真太郎未能到國外求學這件事感到愧疚。


  漓宮和雅拍了拍黑子肩膀,似是有些話語卡在口中無法明說。這世上已經沒有與黑子擁有同一姓氏的血親,漓宮這邊又是罕少接觸的遠房,思來想去覺得綠間的確是黑子唯一的歸屬,超越姓氏與血親以外的。他想黑子自己也知道這個道理。


  『你以後要好好照顧這個家啊。』


  『好的,我知道。』


  他真的知道。


(雖然沒特別介紹,但原作裡面綠間家可是比赤司家還差一點的有錢人,假設遺產不單純只有一般財產,如果還有公司股份的話,要分給一個毫無血緣的外人,那該有多大的心胸啊。)



评论(10)
热度(40)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