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618黃瀨生日賀【黃黑】Gift

不曉得會不會被吞掉,試試吧~




  綿綿的親吻中混有酒精的韻味以及,淡淡的櫻花香氣。

  鼻尖抵著鼻尖,這種令人心馳的氛圍讓兩人好似都醉了。


  被抱坐上男人腰間的黑子哲也側彎著身子將酒杯取了過來,淡粉的櫻花漂浮在透明的酒液之上,綻放得精彩。


  『黃瀨君要吃嗎?』

  黑子抬高手臂藉由光線清楚地望著那朵漂亮的櫻花,腰間被男人帶繭的手指煽_情地撫弄,他微微擺動腰肢摩擦著對方有些腫脹的器官,語氣天真地問。


  『嗯...小黑子餵我嘛?』

  黃瀨涼太不規矩的手向上攀升來到黑子敏感的背脊,用指尖微幅地括搔,輕輕一下隨即引起對方一陣戰慄。


  黑子無奈望著杯中半高的酒液,只得慢慢地啜飲著,想用他小小的舌尖勾出花朵未果,卻惹得黃瀨渾身躁熱,在戀人忙碌的同時解開他的襯衫衣扣,讓另種漂亮的景色一覽無遺。

  黃瀨揉弄起黑子胸前的兩點,比櫻花更為深色的粉紅有著不輸與其的魅力,男人低頭用舌尖纏繞上去,旋即換來黑子輕聲的低吟。


  『唔嗯...』


  黑子以指尖抬起戀人頭顱,接著指了指浮貼在自己唇瓣上的花朵。

  與黑子哲也一同的,平凡卻帶有溫潤氣質的美麗櫻花。


  『一人一半喔。』

  黃瀨笑著吻上,將花瓣推進對方嘴裡後跟著將舌頭伸了進去,長期浸泡在酒液之中的辦片一碰即散,到底是什麼味道也分不清楚,只覺得像蜜的味道,甜得不想離開彼此。黑子扭動腰肢讓自己早已興奮起來的器官和男人的腫大摩擦著,吻得難分難捨。


  黃瀨解著黑子褲頭,另一手沾了些蛋糕的奶油,用中指在略微收張的穴口撫弄,偏頭加深熱吻的同時侵入進那具誘人的身體裡。


  『嗯...』早便熟知性_愛精髓的軀體三兩下被燃起了慾_望,深具技巧的指頭悠轉輕按,次次落在他難以承受的地方。


  黃瀨知道黑子光用手指就不行了,連著前方一起逗弄,拇指在敏感的頂端畫圓著摩娑,拭去不斷低落的透明汁液,看來就和他的主人一般楚楚可憐。

  這種緩慢的愛_撫無法成就高_潮的快_感,黑子若有似無地在男人褲頭揉捏著,俯身在他耳邊性感地低語:


  『給我......』


  貼近耳邊的音頻帶來一陣搔癢,也徹底騷動黃瀨的心。

  男人快速解開了自己,二話不說直接就騎乘的姿勢貫穿了戀人。


  『嗚嗯!』


  挑弄了許久總算結合一起的部位帶給他們滿滿的快意,黃瀨開始大幅地向上頂弄,一面伸手壓下黑子的後腦和他親吻著,舌尖比擬著性_交的動作向內抽動,卻惹得黑子低聲笑了出來。


  『黃瀨君是在暗示讓我舔你嗎?』黑子用食指壓了壓男人躁動的唇,示意對方規矩一點。


  『雖然不是暗示...但...的確很想啦...』黃瀨困窘得據實以告,原本深怕戀人不願意,卻見黑子難得心情極好地瞇著眼笑了。


  『那,就看黃瀨君今天的表現好了。』黑子起身抽離相連的器官,跨了兩步趴上沙發的椅背,背對著男人悄悄翹起他小巧的屁股,展現出自己美麗的背部與誘人的腰間曲線。他伸出小巧紅粉的舌尖,模擬著實際舔弄的動作對著空氣向上勾弄了下,『讓我滿意的話下次就幫你做喔。』


  黃瀨覺得自己就快爆炸了,並且完全忘了今天理應壽星最大這回事。


  『小黑子說到做到喔。』二話不說將自己瞄準那不斷向自己展開邀請的穴口,雙手抓穩黑子纖瘦的腰肢狠狠地一氣頂入,開始一連串的攻勢。『我讓你高_潮幾次就做幾次,怎麼樣?』


  『嗯、啊、哈啊、啊嗯...啊嗯...那裡...』


  黑子原本想抗議你的一次跟我的完全不能相比,只是不知怎地,出口的話語全然變成性感的呻吟,任著慾_望的潮水將自己的意識沖刷進無垠的大海裡——



评论(4)
热度(44)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