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34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涼太,你在幹嘛?』


  晃進黃瀨休息室的成川悠也看見對方一臉凝重地盯著桌面上散落的文件,他上前隨意拿起其中一份。


  『語言學校?』而且還是洛杉磯附近的。『你終於決定要出國了嗎!但你應該不需要吧?』


  『還沒決定啦,只是先參考看看。』黃瀨一把奪過成川手上那份,又苦惱地看著校方簡介沈思。『如果要出國的話,可能有個朋友會跟我去...我只是先想看看而已...』


  原本還在開心自家藝人終於想開的王牌經紀聽到這句雙重可能,頓時非常想要痛揍黃瀨一頓。不過現在的重點,應該是那個「朋友」吧。


  『女朋友?』成川笑得曖昧,儘管合約上沒有禁止戀愛,卻必須在有對象的時候向公司坦白並商討往後的對策,該如何防守以及緋聞應該怎麼炒。畢竟藝人就是這種生物,台面上和下是兩回事。


  『不是。』黃瀨苦笑,八成是在想自己有多少年沒近過女色了,連表面上做戲的假面女友公司都不給一個,害他在片場沒少被女星糾纏。


  『男朋友?』成川玩笑地問。『沒聽說你喜歡男的啊。』


  『我想我應該不是 GAY。』因為對同性會有反應的也只有黑子啊。黃瀨翻了個白眼繼續回答這題。『不是。』


  『都不是?』成川覺得有些詭異。『那跟你沒關係的朋友幹嘛要丟下自己在日本的一切跟你到美國去?他在這邊混不下去了嗎?』


  也是。

  先不說人家的雙親怎麼樣,他在東京也有穩定的工作,況且聽說最近的表現越來越好了,也漸漸受到上層的關注被指名負責一些大案子,雖然工作可以過去再找,如果溝通還不流利的話也可以先上課充電一下,但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黑子並不像黃瀨還有助理跟經紀人,在工作地已有一些相識的朋友在那邊,黑子是孤身一人的,孤身一人跟著自己到美國去,等於是將他人生過往的經歷砍掉重練。

  黃瀨涼太認真地想了想,儘管能讓對方完全依賴自己的感覺還不賴,應該是說非常美好,但黑子會感到相當不安吧,偏偏自己又不能隨時和他在一起,還是,讓黑子來擔任助理呢?這又不太好...


  看見黃瀨思考的模樣,或許那個對象真的和他有些什麼。成川悠也手肘推了推黃瀨。『什麼時候在一起?』


  『什、在一起?』


  『如果那個人有思考過和你一起到美國,表示對你是認真的吧?而你還在幫他找語言學校,』成川隨便再拿起一份瞄了過去。『程度的差異範圍這麼大,表示你甚至不知道對方需不需要,就想幫他準備好了?而且你替他煩惱的還不只這些吧?』


  「那個人就是你想留在日本的原因嗎?」成川很想這麼問,卻又害怕知道結果的自己在黑子面前無所遁形,若將這一切告訴深愛著黃瀨的黑子,那人又會有多難過?


  『其實他也沒說要考慮跟我過去,我們...那天只是在開玩笑,開玩笑如果一起去美國的話一定很棒。』


  『然後你們就幻想了要一起去哪邊跟哪邊玩是吧?』


  『咦!』原本陷入回憶之中的黃瀨頓時驚醒。『小成川怎麼知道!』


  『因為這是人之常情。』成川悠也抵不住自己抽搐的嘴角,卻下意識地扯開話題阻止黃瀨往自己更深層的情感想去。身為一個經紀人,他當然關心自己藝人的情感動態,但身為一個男人,他不想看見自己喜歡的人難過的模樣。

  這件事不是自己不向黑子說就能瞞得住,照黃瀨那種性格,絕對是自己喜歡什麼就要大力推薦給別人的類型,搞不好哪天就在電視上放閃光也說不定。


  不過他懷疑黃瀨涼太其實是個戀愛白癡,因為帶他那麼長時間也沒見過他跟誰好好交往過一次,現在這個或許就是初戀,但大家會覺得初戀美好往往都是得不到的最好,所以他只要在旁邊當個觀眾看看那個人會不會成為黃瀨心口的硃砂痣。

  與其讓他出面加速進展讓某人傷感,不如...就當個絕對的局外人吧。


II


  午休結束之後黑子哲也才剛在位置坐下,他的總編便悠悠地晃了過來,帶著滿臉笑容。


  『黑子,跟我出來一下。』


  『是...』


  比起對方一副喜事將臨的模樣,黑子倒是滿肚子疑惑。日野帶著他避開了人群來到小型會議室,並且謹慎地將門也關上,隔絕內外兩地。


  『請問有什麼事嗎?』黑子忐忑問道。要不是相信他的上司為人,倘若這個環境將這個對象轉換為黃瀨涼太的話,接下來的發展他其實不用任何過問,不過那人不分環境的發情有時候讓他感到憤怒,有時候卻又異常刺激,這點黑子倒不否認。


  日野謙清了清喉嚨,仍為單身的他滿臉笑容得就算下一秒說出「我要當爸爸了」好像也不足為奇。

  『這是我聽人事部門的小道消息,雖然還沒正式公布,但八九不離十了。』

  黑子也被渲染出微笑,難道總編要升官了?


  『恭...』


  『黑子恭喜你,上面想把你調到母公司去。』


  日野見黑子還沒釐清狀態的嘴角僵掉,一臉疑惑,便繼續說下去。


  『你知道我們母公司是 Mc Graw-Hill 吧?據說他們想把你調到 L.A 的分公司。』


  『太、太突然了吧...』


  『其實母公司不定期會到亞洲的子公司來挖掘人才,往後負責亞洲部門的業務,但畢竟我們也有分公司啊,能看見你也真是幸運...』


  黑子其實不想管這幸不幸運的問題,重點是,Los Angeles?

  那天和男人說的那些憧憬而美好的未來,彷彿在耳邊迴盪著。


  『能到母公司去都是升遷了,福利跟待遇也比這裡好很多,不過,我想一去沒有幾年是回不來的吧,也有可能一輩子就在那裡了,這你就要好好想清楚。』日野謙起身準備回辦公司,臨走前拍了拍黑子的肩。『可能過陣子人事部就會找你談話,有任何問題到時問他們吧。』


  身後的房門砰地闔上,留下黑子陷入綿長的思緒之中。


评论(16)
热度(57)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