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Porn Call 2

  『下面...』電話那頭的聲音已經染上情慾的氣息,夾雜著低喘的話音逐漸讓人體會那人實際的感受。『好痛...』


  赤司征十郎聽著倒是極為從容地給自己斟了一杯紅酒,隨性地坐上沙發抿了一口,像是預備觀覽接下來的好戲一樣。『那 tetsu 希望我怎麼做?』


  『摸...啊…摸摸我...』那邊出現細微的雜音,像是他爬上了皮質沙發,還有衣服與肌膚摩擦的聲音。少年似乎在模擬著自己爬上男人腰間的模樣,煽情地在對方身上磨蹭,出口的呻吟夾雜著痛苦與愉悅。


  『求我啊?』說出這麼惡趣味要求的赤司征十郎無法抑止嘴邊的笑意,或許和對方的職業有很大關連,一般和赤司有過關係的對象非富極貴,這些會讓對方產生階位差的言語就算是床笫間的情趣也會使人產生不快,但現在,就沒這個考量了。

  男人體內總有一個征服的因子,這點赤司也不例外。


  電話那頭又是一聲難耐的低吟,卻是一個哀求的字眼都沒出現,僅是單純地「主人主人」撒嬌地叫喚。耳邊傳來屬於親吻的啾啾聲,就像少年賴在赤司身上執拗地親著吻著,沒有情色下流的言語,這種簡單的勾引卻十足切合男人的胃口。

  『乖,自己把褲子脫掉?』


  『嗚...』那邊傳來褲頭拉下拉鍊的聲響,以及硬質布料從身上抽離的刷刷聲。


  『是這裡嗎?』


  『啊嗯!主、主人...』似是觸碰到重點部位的驚呼,少年倒抽了一口氣,隨即旋出不同層次的,嚐到甜頭的舒快嗓音。『嗯、再快、嗯嗯...』


  啪!


  赤司征十郎接受不能地一把甩上電話,將手中的紅酒一口飲盡,癱在沙發微微喘息。

  他低頭看著自己那略微膨脹的器官感到不可思議。他怎麼會因為這樣就產生了情慾?況且他連人都沒有見到,只是聽了那人的聲音——


  那該死誘人的嗓音。


  不過,讓赤司感到不悅的是他聽見了電話那頭隱約有著的鍵盤敲打聲,那是怎麼回事?在和他進行電話性愛的同時還有空敲打鍵盤?在跟其他人聊天?或者又是另一份網愛工作?那剛剛那些就是純粹的演技了?

  赤司征十郎無法也不能接受有人不將自己當一回事的態度,儘管他並不瞭解這個圈子的生態,但那個人顯然是想敷衍了事吧。


  『Tetsu,有本事就好好躲起來吧...』


  赤司征十郎將那張淡藍的卡片高高舉起,看著上頭清秀淡雅的設計殘忍一笑。


  要是被我找到,這次就要玩真的了。


  黑子哲也呆呆地望著被單方掛斷的電話,只得將話筒靠上話座無奈地笑笑。

  嘛,儘管通話時間短,但這還是算一個小時的費用,所以嚴格來說是他賺到了。自從他兼職色情電話以來,還真遇到不少奇怪的客人,撇開某些心理變態愛透過罵人來增加自信的族群,通常和黑子結束後都是賴著他想聽一些污言穢語,主要是一些情色的挑逗,而黑子只要順應著輕鬆地嗯嗯啊啊呻吟兩句說些人家愛聽的話就好,他也樂得有錢賺。

  不過剛剛那個男人,應該是第一次打這種電話吧...是黑子目前聽過第二好聽的聲音,以男人而言不算特別低沈的嗓音,卻是富有吸引的磁性,從他從容的談話語氣來看搞不好家世不錯,有著這麼好聽的聲音,如果還是個美男子的話就是人生勝利組了。


  人生勝利組啊——


  『還有二十頁...好!半小時內結束!』


  黑子決定別再繼續揣測下去,反正那種人和自己的生活無緣,再怎麼想也不會有所交集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先完成這份排版工作才對。



评论(8)
热度(73)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