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33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真太郎,你是認真的?』


  綠間真一看著在自己面前首次展露懇求姿態的兒子,不敢置信地開口確認。

  綠間真太郎堅定地望向他神情嚴正的父親,道:

  『我希望綠間家能夠收養黑子。』


  平時日的傍晚,為了避開黑子在場的時間,配合父母親休假的日子,綠間向社團請了一次假,特別早退招集全家齊聚一堂討論這個重大事宜。前日黑子家遠在北海道的親戚來過一趟,表示他們願意收養黑子將他接回札幌生活,不是沒人發現黑子哲也那難過的神情,卻無可奈何。

  他知道他的家人都喜歡黑子,從這陣子的表現以及單單他們有著類似基因而言,這是確信的事實。


  『唉...』綠間真一嘆氣,若說以前他隱約有這種感覺,那現在便更加證實了。他們都很喜歡黑子哲也,只是這種喜歡要轉化成另一種方式讓他們接受還需要一點時間,綠間家的長輩看似古板其實非常開明,然而,這並非簡單的事情。

  身旁的綠間由美子在丈夫腿上安慰地拍了拍,用著一副「我就說吧」的表情望去,綠間真一則尷尬地撇開了頭。


  『我也贊成小哲哥哥成為我們的家人。』綠間真奈從旁附和。


  『事情沒那麼簡單...先不說真奈要和一個男孩同住屋簷下,』說到這,一群人不約而同往真奈那邊望去,但照這兩人的性格,真奈不要壓榨黑子就是萬幸了,想必怎麼也...『你有沒有想過以後繼承的問題?這是你的主意,但對真奈不公平。』


  收養,經由一定法律程序而成為一家人,亦即代表存有法律上的權利與義務,當然,遺產的繼承便是其中一環。


  『遺產?我覺得沒差啊…』真奈說。


  『我會用我的那份,補足真奈原始的應繼份。』綠間真太郎堅定地道,顯然他早做好功課應對了。

  按現有法律的規定,這樣的話,綠間將會失去原始應繼份的一半。這對綠間家的資產而言,絕非是筆小數目。


  『哥,你把我當成什麼啊,錢自己再賺就有了呀。』


  聽到子女把往後自己留給他們的產物這樣推來送去的父親感到哭笑不得,卻仍必須說清楚才行。『你們現在還小,講到錢還不覺得怎樣,但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因為這個反目成仇?』

  有太多太多兄弟姊妹因為遺產的問題成為敵人而老死不相往來,原本和諧的相處變得刀刃相向,小時候感情融洽,卻誰也料想不到幾十年後的模樣。

  意思是往後的你們,會不會因此憎恨對方?


  『爸,你對我們這麼沒信心嗎?』真奈嘟嘴,一副不服氣的模樣。


  『我不會後悔自己做出的決定。』綠間真太郎低下他的頭顱,向眼前的兩位長輩鞠躬。『我只希望,那個人可以快樂的生活下去。』


  綠間有他的私心,他不能想像往後再也見不到黑子的情況,也不能想像黑子再也見不到黃瀨會有多難過。那天晚上黑子的淚滴滴淌進自己心頭,如同燒燙的熱水,讓他很痛很痛。

  位於日本北邊的札幌市,一旦定居於此,即便存有通訊上的往來也僅是客套上的聯繫,人與人之間只會漸行漸遠,往後可能窮極一生都沒再見的可能。


  與其說是為了黑子,不如說是為了自己。綠間苦笑。


II


  男人看著自己懷中熟睡的人,只得滿臉苦笑。

  按耐著下身即將爆棚的慾望,考慮到對方這幾天工作的辛勞,綠間怎麼也捨不得讓黑子陪他折騰下去。大手順過遮掩在額前的淡藍瀏海,想起剛剛那些繾綣而美好的熱吻,男人俯身在臉頰落下一吻,而黑子像是被打擾似地,無意識地轉身企圖遠離這些紛擾,卻是將大片美好的後頸留給對方。


  如同少年般白晰而細緻的肌膚,男人神迷似地心想倘若上頭出現吻痕會是多美的景況?

  綠間選了黑子自己絕對看不見的後頸作為測試,在頸椎突出的邊旁狠狠印上一吻,屬於自己的紅痕。看著紅色的記號莫名地略有成就,搭上黑子潔白的後頸彷彿櫻花落上雪面,美不勝收。

  男人止不住自己想要開拓荒野的想法,拉下黑子穿著自己大了不少了衣衫,輕而易舉露出無暇白淨的後背,簡直引人犯罪。他覺得自己就像看見全白畫布的孩童一樣興奮。


  綠間在上頭灑滿美麗的櫻花,有深有淺卻顯而易見這並非自然現象,他心疼地撫上自己力道失控的幾處,略微發紫的顏色表示稍微嚴重的內出血。


  『嗚嗯...』感到清夢被擾的黑子不適地嗚咽,緩緩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無力又好奇地盯著眼前的男人心想他怎麼還不睡呢...只是這個可愛的模樣讓綠間情不自禁地吻上自己,慵懶的碰觸,唇舌間舒服的吸吮,吻著吻著讓黑子更沒了氣力。


  床頭的手機震動起來,男人怕來電吵醒黑子而設為震動,沒想到還是黑子先注意到了。


  『電話...』親吻途中黑子淡淡地提醒,帶著魅惑的氣音讓人難以把持,然而綠間吻得再怎麼依依不捨也得先行離開。


  『你先睡吧,我接電話。』


  『嗯...』


  綠間才剛下床,伸手撈過手機的同時忍不住又吻了黑子一下。


III


  看到來電顯示,只能說有些意外。


  『媽。』


  綠間真太郎老老實實地稱呼,這個目前正和丈夫與女兒旅居美國的貴婦人難得給他們一通電話,只是來電的時間算得正是巧合。


  『我打擾到你的好事了嗎?』綠間由美子半開玩笑地道,比起一位莊嚴的母親,她其實更像一位年長的朋友,還是幽默的那種。


  『沒有。』的確是沒有,因為就算沒有這通電話,他們也不打算怎樣。


  『好吧,我只是想說過陣子我們打算回國幾天,你們要排空出來陪我們喔。』

  綠間真太郎高中畢業沒多久,他的家人便移往美國生活了,包括還在念高中的真奈,原本應該是舉家遷徙的事情,卻沒人過問綠間留下來的緣由,只是由美子偶爾會打通電話過來關心近況,只是這個近況,並非針對綠間本人的。


  『你們最近怎麼樣?』


  電話那頭的母親問道,綠間下意識望向床上進入沈睡的黑子,頓時無法言語。


  『最近聯絡上了,也常一起吃飯。』


  『那就好,你年紀這麼大了就不要讓媽媽來擔心。』綠間由美子感嘆,也讓綠間傷感家人就是這樣一個溫馨的存在,永遠都會關心你過得好不好,心情怎麼樣,吃得飽不飽穿得暖不暖,只是突然電話那頭傳來綠間真一大喊「換你打球了!」的聲響,敢情只是這麼空檔的時間致電關心嗎!


  『那媽先去忙了,你自己加油嘿。』


  『好...媽再見...』



评论(8)
热度(57)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