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黃黑)Imperfect #後

(微博百粉絲點文)


#黑子哲也


有的時候都快忘記只有自己一人的感受。


  鄰近落日的晚霞灑進偌大的讀書室裡,文學院專用圖書別館氣氛靜謐而富滿人文氣息,且按系上慣例文學人本是不喜落坐空曠的閱覽室內,總會自行尋覓一角築巢,可今天卻打破了這個常態。

  安靜總與聲響成為強烈對比,不難聽見附近少女懷春的議論,縱然黑子沒有順風耳也能知曉女孩們那些不欲人知卻又善於分享的秘密。作業即將告一段落的黑子擱下手中筆電,百般無奈地嘆口氣,為了某位校園風雲人物受歡迎的程度而感嘆。


  『哲也,最後一句有錯字。』

  不清楚何時身旁的赤髮男人似乎替他將整份文章讀過了遍,還善意地提醒文中錯誤。


  『赤司君不是很忙的嗎?』黑子默默將錯別字改正回來,雙眼不離螢幕地淡問,或許有些借題發揮的成分存在。

  他想,人們能體會到他人追崇或讚美的情緒僅有最先開始的那陣子,所謂少見多怪,時間一長時候一多便會成為一種生活上的習慣,理所當然。藍色的大眼瞄了男人擺滿桌面的文件與筆電,『很忙的話,是不是回公司去處理比較好?』


  赤司征十郎聽了先是笑了好一陣,黑子並不清楚自己下意識對赤司受歡迎的這件事感到不滿,或者該說有些介意,介意男人擁有這麼多人的好感。

  『嗯,是很忙,但不會連來見你的時間都沒有。』赤司被黑子瞪了一眼後掩起他不斷上揚的唇角。『比起工作,我覺得哲也還重要得多喔。』


  黑子大概預示到這男人又要說些甜死人不償命的愛語,他將視線轉回螢幕上,為自己的文章作結尾。


  『因為現在還是學生,所以能見面的時間很自由,但明年哲也就要開始工作了吧?』意思是,平時能見面的空堂課餘時間將被滿滿的業務工作取代,別說平時白天能見到面了,或許夜晚還有加班的可能。

  赤司見黑子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又自顧自說下去。『雖然哲也如果在上班時間想我的話,我也會丟下工作去見你的。』

  

  黑子終於丟下他的筆電,深深地望著男人。


  『就算在開會?』


  『就算在開會。』


  『就算有重要的客戶要接待?』


  『就算有重要的客戶要接待。』


  『就算你人在國外?』


  『就算我人在國外。』赤司征十郎執起黑子白晰而略微浮現青色血管的手,輕輕地在上頭落下一吻。『也會拋下一切飛回來見你。』


  這些即便僅是好聽的場面話,也甜得讓人心都化了。


  『你少來。』黑子下意識抽手反抗,卻知道自己已經心軟。


  『錢都可以再賺的,哲也。』赤司征十郎垂下眼簾。『但是沒有了你,那些都沒有用。』


  『……赤司君太狡猾了。』黑子撇開頭,不想和眼前這充滿魔力的男人對望。『這樣不是感覺我虧欠你很多嗎。』


  『怎麼會。』赤司這下笑得無奈。『不然你就做點補償給我吧。』


  黑子回頭,便看見男人指著自己雙唇,眼神期望又狡詐。

  他明白這個吻代表什麼,代表一個承諾以及公開的宣示,對於彼此之間的影響難以計量。咬了咬唇,黑子下了決心,單手搭上男人肩頸,逐漸向對方靠近。


  『赤司君真的很狡猾...』


  黃瀨涼太趁著工作空檔衝進校園內,經紀人給他的時間只有半小時,半個小時之後他就必須飛往英國拍攝 MV ,在著手這個對他而言意義重大的通告之前,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小黑子!』


  在校園角落發現那頭淡藍的身影,黃瀨上前抓住了他。


  『黃瀨君?』黑子哲也看見氣喘吁吁的黃瀨很是訝異。『請問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要被某教授死當了所以來呼救嗎?


  『小、小赤司那個傳聞,是不是你?』


  黃瀨只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這一星期校園盛傳著赤司財閥繼承人於文學部圖書室內公開親吻的傳聞,而那個重要對象據說擁有淡藍色秀髮,不過神奇的是性別在事後卻沒人能夠肯定是男是女。

  但是黃瀨知道那個人是誰,也只有一個可能。


  黑子倏地沈下了目光,眼神像是心虛地飄向一旁。『是我。』


  黃瀨有些不可置信地笑了,在他身邊三兩步走來又晃去,最後突然捉著黑子手臂。『你們在一起了?』


  『是的。』


  『但是小黑子...你...你不是喜歡我嗎?』


  『既然知道,那為什麼還要裝作不知情呢。』黑子甩開黃瀨的手,這遲來的真相比他告白被當下拒絕還要沈痛。黑子覺得自己就像小丑一樣。


  『如果我被挖到這種緋聞,就死定了。』黃瀨有些語次混亂。『小黑子你知道我有多看重我的工作吧,如果...』


  『所以我還是沒比工作重要吧?』黑子笑得無力,他忽然想起赤司在圖書室和他所說的一切,那些為了他不顧一切的話語。『黃瀨君永遠將工作排在第一,那有沒有我不是一樣的嗎?』


  『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反正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吧,一個來學校才會見到面的同學,這樣不是很好嗎?』


  『因為我喜歡你啊!我喜歡小黑子!』


  黃瀨著急的模樣其實讓黑子很不捨,但他必須狠心。


  『可是我感受不到你的喜歡。』黑子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我不想要一個必須假裝彼此不相愛的伴侶。』


  『小黑子...』黃瀨鳶黃的眼睛閃著水光。


  『我們並不合適。』


  似乎是被男人感染,黑子也紅了眼眶。

  不想向黃瀨抱怨自己想見他的時候人在哪裡、需要他的時候又在哪裡?或許最好的結局,是多年以後當黃瀨成為一線巨星,黑子能夠摟著他當時的戀人,笑著慶幸現在自己做出的決定。


  『之後不是要去國外攝影嗎?請多保重。』黑子上前給了黃瀨一個擁抱,像是訣別過去,朝向外來邁進。


  為了男人身體上的顫抖與自己頸部的濕潤,黑子希望這是最好的結局。

  人在生活上總是有著無數遺憾,而遺憾過後,就會是璀璨的美好。黑子如此相信著。



评论(5)
热度(75)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