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15情人節【黃黑】課後輔導(下)

   #師生設定/黃瀨年下

發現這邊竟然忘了貼下!!


(下)


  這個人,究竟在說什麼鬼話?

  黑子向上一頂的膝蓋被黃瀨輕巧地撥開,簡直毫無殺傷能力的攻擊卻是黑子哲也目前僅剩表現不滿的方式。

  為人師表,他的學生總考不及格,好心幫忙輔導一下難道錯了嗎!

  他怎麼連這種事都遇上了?


  『老師,別這麼不情願嘛。』黃瀨涼太的手指在黑子身上輕輕劃過,最後落在胸前的紅點上。『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我才不、唔嗯...』


  抗議的話語不及說出,黑子又被吻得濃情蜜意,大手分邊撫摸著這樣美好的身軀,身前那從未注意過的突起被指尖點點刮搔,才因為如此而感受到異樣酥麻,另隻大手卻靈巧地拉開他的皮帶,褪下他的牛仔褲。

  帶繭的手指撫過黑子敏感的大腿內側,這不曉得是春藥還是威爾鋼之類的東西讓他開始無比興奮,底下器官不合時宜地與主人心意背道而馳,已呈完全充血狀態,而那隻點火的手卻僅僅在周圍來回地撫動,直到黑子都快開口罵人時才切入正題。


  『小黑子,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你這樣吧?』黃瀨笑得沾沾自喜,將手伸進底褲開始搓揉起那根使人瘋狂的敏感,他望著黑子那羞赧又逐漸出現渴求的神情,適時加快手上的力道。


  這小子,連敬稱都去掉了啊。

  黑子才正想開口責問,卻被一種瀕臨高潮的快感擺弄得暈暈乎乎,眼神變得迷離、思緒越漸渙散。


  『小黑子、小黑子。』黃瀨偏頭在黑子白嫩光滑的肌膚上烙下自己獨有的印記,掌握器官的大手緩緩慢下,只用拇指在敏感的頭部圓弧狀摩擦,這種快要越線又安分守己的感覺,最是難耐。『忍耐一下喔...』

  接著,黑子感覺有東西探進自己體內,有些不適,卻被前方那種欲求不滿的感覺掩蓋過去。


  到底要不要讓我到?被這種磨人而輾轉的刺激折騰得喪失意志,黑子不自覺地隨著黃瀨手部的動作而扭動腰肢,明知道自己這樣非常糟糕,甚至淫蕩得很,興許是因為藥物,他不能控制自己不要追求這番快感,反而更順從地隨波逐流,隨性飄盪。


  後穴裡的手指冉冉動作,黃瀨一邊觀察著黑子的狀態一面抽動,看著他慢慢由最初的隱忍不適,到後來被情慾渲染的性感神情,黃瀨尋到黑子敏感的那一點,猛力按壓。


  『啊!』

  一股難以言語的酥麻使他高吟出聲,那點被觸碰到的每一下都像高潮前刻的感覺,美妙得讓人喪失心智。

  黑子從未想過同性間的這種行為竟是如此舒服——然而舒服,仍不能取代他心中的憤怒。


  『小黑子,舒服嗎?』


  黃瀨涼太那迷戀又擔憂的神情老實說看來非常可愛,尤其出現在年下又是大帥哥的他,若讓年長的女性看見這種表情,鐵定會想好好疼愛的吧。

  黑子自認自己不是外貿協會,可有時仍舊受到那張臉蛋的吸引。他抬高單手輕輕撫上黃瀨面頰,這突如其來的溫煦動作讓人傻眼地停頓下來,他們四目交會,淺黃與淡藍波光粼粼,內心的情感撲朔迷離。


  『黃瀨君明明這麼帥,要怎樣的對象都有吧,為什麼...』黑子溫潤的掌心貼上黃瀨此時不知為何竟顯得冰涼的臉頰,決定放下任何氣焰地聽聽自己學生真實的說法。


  『既然我都使出這種爛招了,所以這不是很明顯的嗎。』黃瀨覆上那隻溫柔的手,闔上雙眼偏頭將視如珍寶地手輕輕地吻著。


  『……黃瀨君...』


  『因為我喜歡你啊,小黑子。』


  儘管按常理來說也有這種可能,但仍讓黑子不敢置信,自己是在何時何地做出能夠讓這人喜歡上的舉止行為了?


  『那請問你喜歡我哪裡?』黑子疑惑地問,想順勢將被緊握在掌心的手抽出,卻是徒勞而工。無論如何被人告白都是一種喜悅,黑子相當感謝有人這樣看得起自己,先不論這個對象是個同性,而就目前的身份立場看來,這都不是社會能夠接受的關係。


  『個性、聲音、外表、說話方式,全部。』黃瀨低頭在黑子頸間吻著,悄悄地在衣領遮得住的部位,印下一個淡淡的吻痕。『還有這裡,我也很喜歡喔。』


  說著,不帶任何預示地將自己擠進狹窄的密穴裡,摩擦過那點敏感的衝擊使黑子重回高潮前狀態,黃瀨察覺到他全身緊繃的肌肉便順應地往那處抽插,滿是憐愛地望向身下的人兒。


  『啊、嗚嗚嗯...啊嗯...』


  『小黑子也很喜歡吧?』

  沒切確說出喜歡哪裡喜歡什麼,僅僅一句誘導想讓黑子說出他心中渴望的關鍵。聽著黑子接近哀鳴的呻吟讓黃瀨成就大高,知曉對方鐵定舒服到不行,卻在此時殘忍地停滯下來。


  身前的立柱不斷滴落甜蜜的愛液,喧囂的慾望得不到解放,黑子眨著晶瑩的目光瞪著黃瀨,既是怨恨又是誘惑。


  『小黑子,快說說你的男人是誰啊?』黃瀨緩緩地開始抽動,小心地避過那點突起,在入口處磨人地動作。『說出來就給你喔。』


  黑子不甘地緊咬下唇,因為春藥影響的肉體淪陷而心靈卻沒有泯滅,他心想這次就這麼算了但是之後,絕對要這個人好看。


  黑子伸出雙手,對著這個看似掌握大局卻無比忐忑的少年,嫵媚一笑。

  『黃瀨君...』



评论(2)
热度(33)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