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15情人節【黃黑】課後輔導


#師生設定/黃瀨年下


  『小黑子老師,你 14 號有空嗎?』


  『沒有。』


  『不用一整天的時間,只要一下就好了。』


  『不行。』


  『小黑子老師~~~該不會是小黑子老師有約吧?難道單身是騙人的嗎!!』


  這樣的鬼打牆對話輪迴大約來到第二圈的時候,被觸及隱私底線的黑子哲也終於忍無可忍,放下手上的考卷,一臉正色:


  『明天沒空的應該是黃瀨君你吧?』


  年輕人就去玩自己的,幹嘛非得找無聊的大人瞎攪和?!黑子覺得頭開始痛了起來。

  這個黃瀨涼太明明是支校草,還在兼職模特兒這種受歡迎的工作,情人節對這種人想必是如同災難一樣的節日,面對那些熱情的女生連躲都來不及了那為何,一定要纏著自己這個乏善可陳的國文老師呢!

  重點是,這小子國文期中還只考了 52 分!!!!


  黃瀨涼太就和黑子擠在同張辦公桌上雙手撐著下巴,看似和這位老師感情很好,同事們也都說真是難得一見的師生和諧,但實際上卻只是對方單方面的示好,說是糾纏騷擾也不為過。


  『我已經和朋友有約了,沒空理你。』黑子低頭整理考卷,原本想說說「還是請你找女生玩吧」,後來又覺得為人師表不該說出這種紊亂學生男女關係的話語。何況他真的不曉得黃瀨涼太心裡究竟做何打算,這個人半個月前明明還是時常蹺課的叛逆學生,怎麼轉頭就成了這樣?『總之,老師建議你明天沒事就在家好好複習國文,下次再考不及格鐵定把你當掉。』

  語畢,立刻轉頭甩掉這個麥芽糖學生。


  『所以說,我想請老師那天幫我補習嘛!』後頭的黃瀨見勢不對,立即轉舵。


  嗯?黑子停下腳步。


  『不用太久,希望老師晚上約會完過來輔導我一下,只要一個小時就好了。』耀眼的金髮學生在後面雙手合十哀求著,最後落下殺手鐧。『在老師來之前我會準備好香草奶昔的!』


  香草奶昔?黑子回頭。


  『我買五杯!大杯的!』


  『我答應!』


  於是,就連黑子哲也本人都不知曉,他的人生就這樣因為五杯香草奶昔而斷送了。


  身為鄰近期末的班導兼國文教師,一般工作量是非常多的,況且因為存在感低落而導致異性緣差勁,在情人節這樣的日子唯一的出路也只是在家改改題出出作業而已,所謂「約會」那都只是為了捍衛自己顏面的說法,罷了。

  黃瀨涼太這個學生對他非常親近,但直覺地認為這絕非因為突然變得認真向學的緣故。黑子疑惑的是這樣走在時尚潮流人群尖端的他,為什麼會對平凡無奇也不起眼的自己感到興趣?搞不好就是因為太無聊,所以才覺得有趣。看得出來那人很喜歡自己,但至於是哪種「喜歡」,實在有待考察。


  不過既然這個萬年不及格生都下定決心在這個眾人皆玩樂的時節用功了,他這個老師,怎麼能坐視不管呢!


  『小黑子老師~快請進!』


  『打擾了。』


  見到這位金髮帥哥彷彿發生什麼天大好事般的愉悅神情,讓黑子感到陣陣疑惑。『你幹嘛這麼開心?』


  『因為見到老師就開心啊。』黃瀨笑嘻嘻地露出迷人萬分的笑容,似乎要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好吧,我就當你很開心要補習吧。


  就一人居住的空間而言,算是寬敞的了。

  1LDK ,客廳和臥室是一種結合的概念,床前有張小矮平桌,再前面一段距離是電視。兩人席地而坐在桌子面前,攤開教科書和一張用著紅筆大大寫了「48」的試卷,是比期中考更慘的,平時小考的考卷。


  『在這邊,主角說的「再見」其實真正有著別離的意味,因為下次再見面,他已經在敵方的陣營了。』

  黑子用螢光筆畫下課文中能夠依循的線索,然後一旁寫出文學典故,一段話結束,他抬起頭。『黃瀨君,你真的有在聽我說嗎?』


  完全不論課文內容為何,僅僅用著幾近痴迷的目光凝視著黑子,黃瀨在突然被點名時嚇了小小一跳。


  『呃、當然在聽啊,而且這是主角故意留下來的線索吧,讓他的朋友能夠即時發現。』當個帥哥即便就是被抓包也要從容地引開話題,況且這個課文他在黑子來之前就努力研讀過了,也上網找了不少資料,所以並不怕黑子問他任何問題。


  『嗯,很好,如果黃瀨君平時有剛剛一半認真就好了。』黑子讚賞地摸摸黃瀨的頭,從進門到現在就覺得這個男生乖得像一隻大型犬,也不是說他平時不乖,但今天特別給人這種感覺。


  黃瀨嘿嘿了兩聲,他怎麼敢說把試考差是吸引老師對他注意的方法呢。

  『那,要不要休息一下?』黑子看看腕錶再看看桌邊他只喝了兩口的香草奶昔,決定必須暫停一下,也不等他的學生怎麼說,已經拿起奶昔靠在嘴邊喝喝喝。

  黃瀨給他的奶昔是倒在玻璃杯裡的,這顛覆了黑子一貫在速食店直接就著吸管飲用的經驗,奶昔的香甜直接與味蕾進行最大程度的接觸,感覺特別美味。


  『老師真的很喜歡香草奶昔耶。』黃瀨撐著下巴迷戀地望著,尤其是那沾染了水分的紅潤唇瓣,讓人不禁想一親芳澤,而他也正打算這麼做。

  黃瀨傾身往黑子那邊靠去,迅雷不及掩耳的,在黑子唇上啾了一口。


  『好甜喔。』黃瀨舔舔自己嘴唇,不曉得是因為親吻而染上香草奶昔的甜味,亦或是這個人原本就這麼甜美呢。

  黃瀨看著完全嚇傻的他方當事人,低頭又吻了一下。


  『黃、等、等等!』


  黑子哲也倏地推開那越漸靠近的胸膛,極力想要釐清目前究竟發生了什麼雞飛狗跳的事!卻也是這一個小小的抵抗,讓黃瀨一個動作便把黑子公主抱起放上床鋪。


  『黃瀨、唔!』


  不及抗議的雙唇被不容分說地吻上,這次比起剛剛那種小兒科的親吻,還多了綿密的吸吮與啃咬,腰間更被厚實的大手悄悄撫上。這已經超出了玩笑的範圍,黑子驚慌不已。

  體認到這點的落魄教師使出全力掙扎著,那雙舞動的手腕,卻被人牢牢固定住。


  『住、手!』黑子死命地扭動身軀,設法從這人的掌控中脫出卻無任何成效,黃瀨看見了,也只是微微地笑著。


  『小黑子老師,你以為你力氣能夠比得過我嗎?』黃瀨笑得蠱惑,秀出另一隻自由的手來展示他倆身材的差異,要抓住那兩隻細細的手腕只需單手,他壓低身子輕輕啃著那充滿青筋的脖頸,無視對方抗議的話語。


  『趕快放開我!不然、要不然...』黑子哲也氣極,長這麼大也沒被人這樣欺負過,他在腦中閃過無數制裁的方式,這種丟臉的事若鬧大對自己絕沒好處,在學校也不用生活了,思來想去,只好使出最後一招。『老師期末一定把你死當!!』


  聞言,黃瀨涼太停下動作,黑子還在慶幸這招管用的時候,卻聽見黃瀨呵呵的笑聲。


  『那太棒了,明年我又能重修老師的課囉。』黃瀨獎勵似地在黑子唇上一吻。『不過就算你不死當,我也會故意不及格的。』


  因為打球而有著薄繭的手由腰間一路撫弄向上來到胸膛,將清秀的橫線 POLO 衫向上一拉,完整露出誘人無限的朱紅果實。黃瀨用著舌尖點點地勾弄,聽著黑子激烈躍動的心跳,心想應該差不多了吧。


  『嗯...』黑子低吟著,氣力自從被壓上床後逐漸流失,原本他不多做注意,但現在渾身燠熱起來,腦袋也開始變得混沌,快要無法思考了。

  事情非常不妙。


  『你...』

  黑子想說,你是不是給我吃了什麼?然而現在卻連說出這樣一句質問的力氣都沒有。


  『不對的是老師喔。』


  像是察覺對方意圖的黃瀨無辜地笑道,確認黑子目前只能躺在床上難耐地喘息,他直起上身俐落地脫掉襯衫,露出健壯而精實的胸膛。


  氣氛在這一刻頓時,呈現無比的曖昧與情色。


  『老師怎麼能夠隨便到男生家裡呢?』



评论(8)
热度(52)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