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31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最近怎麼都沒消息?」


  「因為黑子君已經很久沒來我們酒吧了。」


  「會不會厭倦你們店了?」


  「不會吧,他曾說過酒吧只會來我們這間。」


  「好,如果他又出現的話請再聯繫我。」


  「沒問題,不過這個月我要 Arashi 在 Nonno 12 月號的抽獎獎品,上面還要大野智的簽名。」


  「好啦!你能不能換個偶像喜歡?我都快被他們當成變態了!」


  『有什麼好事嗎?』

  正坐在邊旁確認行程的成川悠也餘眼瞄到自家藝人那無故彎呀彎的唇角,再看看接下來三個月滿檔的行程,很是疑惑。


  『嗯?沒有啊,哪有什麼好事。』黃瀨涼太掩掩嘴角,裝出一副若無其事。


  『的確沒什麼好事,因為你下個月底又要出國了。』


  『什麼!最近太常往外跑了吧!』黃瀨一把奪過那本行事曆,立刻翻到後頭用紅圈圈標記的那幾日。『和 Alexander 導演會面?我不是說不想接那部電影嗎!』原來還只是開開玩笑的語氣和動作,就在看到這一欄目的當下幾乎就要發火。『你們是不是忘記這次的合約,我有決定工作的權力?』


  『就是沒忘你現在才能在日本!』成川也被自家藝人不爭氣的模樣點燃怒火,伸手扯過那本僅只登錄著一流通告的行事曆,那是這幾年自己耗費了多大心力,一步一腳印帶著黃瀨慢慢向上爬的回憶。『你激動什麼!當初公司花大錢把我挖過來就是為了讓我帶你朝向海外,結果現在你對得起我們嗎!』


  『你...你們冷靜一點...』前面的司機先生第一次見到這兩個好好先生激動起來,合作的這幾年相處氣氛都還算和睦融洽,進軍海外這件事他們討論也不止十次了,但每次都那麼順遂地不了了之,結果今天怎麼回事?


  『那你呢?不是有個喜歡的人嗎?出國之後可就見不到他了!』黃瀨突然想到前陣子成川提到的那個他暗戀多年的對象,若是能夠輕易拋下的存在,可見多年的愛戀在成川心中也沒多大份量。


  『哼,你忘了那傢伙是你的粉絲嗎!』提到身為黃瀨死忠粉的黑子,成川滿腹的嫉妒。『反正他從頭到尾看的只有你,說不定我帶著你拿到奧斯卡以後,我還有點機會!』


  『......你腦子不正常了...』


  黃瀨靠在窗邊扶著額,似乎有什麼想說卻又說不出口,腦袋就像高速運轉的馬達轟隆隆地作用著,疼痛著,煩惱困惑著。車內的氣氛沉寂到底,就像是誰在等誰的那句「對不起」,或是誰在等著誰最後妥協地開口。


  『或許,你拍完一部電影就沒下一部了,可能你的能力就到這裡,然後就能順其自然回到日本。』成川望向窗外,失神地道。


  『但到時候臉也丟大了...』黃瀨苦笑。


  成川跟著苦笑。『總理真該頒發一張”最愛祖國”獎狀給你才對。』


  『然後獎品是美國來回機票,到好萊塢觀光嗎?』


  『你這死小子...』


II


  『欸等一下,你那暗戀對象知道你是我的經紀人?』


  『知道啊,不然怎麼釣得到他?』


  『……你腦子絕對有事……』


III


  腦內迴旋了千百種方式,到底該如何開口才能讓一切看來是理所當然?想必一個遠離娛樂圈影響的文學編輯是不會知曉這種連八卦雜誌都沒報岀來的內線消息,思來想去,最後還是乖乖把洋蔥拎來煮了奶汁洋蔥湯。


  所謂要收服男人的心,就先收服男人的胃,這點在這裡似乎完全沒有關連,不過黑子認為這時候先給點甜頭總能先軟化下對方心房,嗯,總沒錯的。但面對眼前滿滿一鍋香醇濃郁的白色湯汁,黑子哲也又面臨到了另一個難題,這次,到底,又該用什麼理由拒絕和男人一起喝湯呢?

  那種因為過敏而造成的呼吸困難,他可不想再有體會。何況身上又沒帶藥。


  看了看錶,距離約定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

  不然——黑子打了個呵欠。先去小睡一——


  『小——哇好香!』


  ——下的計畫泡湯了。


  聽見房內砰砰咚咚由遠而近的腳步聲,莫名地覺得這人今日的情緒很是高昂,黑子不忘叮嚀他先在玄關換鞋,怎麼這點老是遵守不了呢。


  『奶汁洋蔥湯耶,謝謝小黑子~』熱情的擁抱襲擊而來,難得親暱地在黑子臉頰上啾了一口。『小黑子要不要喝?』


  黑子摸了摸異常發燙的臉面,心跳有些失序,儘管平時身體上的接觸不少,但還是這種溫情的舉動使他動容。『不了。』


  『欸~~陪我一起喝嘛!』


  『不行,因為我許了願,所以最近禁止吃牛的產品。』


  這,什麼跟什麼啊!


  『那香草奶昔也不行嗎?』一轉眼黃瀨自己裝了一碗回到客廳,在黑子的旁邊坐下。


  黑子突然一個登愣地發現自己完全沒想那麼多,完全沒想到最愛的香草奶昔就是牛奶製品!

  怎、怎麼辦?!


  『啊這個時間!我之前不是演了刑警劇嗎?一起看吧。』


  要說人類不拘小節的好處大概就是如此,黑子才正煩惱這下該怎麼圓謊的同時,黃瀨就自己把話題轉掉了,說一不二地拿著遙控器切換到那一台目,一邊問著黑子晚餐吃了沒,一面感嘆自己演的這個角色,真的非常帥氣啊——


IV


  他們的晚餐叫了客房服務,難得在電視機前度過了段美好時光,以前通常一見面總是那麼急著宣洩情慾,最近倒越來越多這種慵懶溫馨的相處了,要是男人別在旁邊不停破梗就更好了。

  除了及早揭示兇手何人以外,身為工作人員的黃瀨堪比特別與談人,如同電影 DVD 偶有導演與製作人對於背後拍攝密辛的講解會談,隨著場景的轉換開始一一介紹拍攝時發生了什麼事件,有什麼好玩又有什麼驚險,換場期間劇組們又玩了什麼小遊戲,等等等等。


  三小時的劇集,兩人看著看著最後窩在了一起,黑子順其自然地讓男人將自己抱進懷裡,在那微微鼓動的胸膛上聆聽他磁性溫柔的嗓音,劇情什麼的早便不明所以,這一切甜美的使人昏昏欲睡,可當眼睛快要瞇上的時候,黃瀨會輕輕在眼皮落下一吻,並附在他耳邊悄聲說「別睡嘛,還沒演完耶」,反而更加催眠了。


  『小黑子許了什麼願望?』

  或許注意黑子真的快睡著了,今晚要是現在就睡著了那也沒戲了,於是黃瀨自覺地吸引著對方注意。


  『…希望黃瀨君海外發展順利的願望。』


  『什麼?』


  『黃瀨君,我都聽說了。』黑子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在男人身邊坐正。『之前有海外的片商找上你吧,據說是不錯的劇組,怎麼沒答應呢?』


  『你...怎麼會知道?』黃瀨蹙眉,但仍伸手將黑子睡亂的髮絲順了順。


  『我同事聽娛樂部門的同事聽你們公司的朋友聽計畫部門的人說的。』黑子一口氣不中斷。


  『什...』黃瀨傻眼,黑子剛剛說了什麼?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那個。『拒絕的理由只是我覺得時候未到而已,而且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忙但還有一點私人空間,我覺得很好啊。』


  『那黃瀨君覺得什麼時候「時候才到」呢?』早就設想過可能得到這種模稜兩可的回應,黑子跟上。


  『嗯...這我也說不定耶...』黃瀨把下巴靠上黑子的頭頂,即便知道對方最討厭別人比他高就做出這種雷同挑釁的動作,儘管黃瀨一點也沒有那種意思,還是在黑子開始拔自己頭髮的時候感到被拒絕的不悅。『說到底該不會是小黑子想趕我走吧!』


  黑子聞言覺得又氣又委屈,決定給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一點攻擊。


  『欸—!才不會再上當呢!』發現情勢不對便立即將下巴移開的黃瀨又免於一次讓他咬到舌頭的頭頂攻擊,低頭看見黑子有些發紅的眼眶,還有那彷彿怒到不行的陰沈表情,覺得有些不妙。


  『小...』


  『那我跟黃瀨君一起去好了。』


  『咦?』


  『我跟黃瀨君一起到國外去。』


  絲毫辨明不清這是賭氣是玩笑還是一句自暴自棄的言論,黃瀨漂亮的鳳眼轉了兩圈,心裡卻有個美好的計畫開始萌芽。


  『那很好啊,之後去歐洲走秀也要跟著我喔!』男人又將黑子抱進自己腿間,這次不敢用下巴靠人家的頭了,怕被他推開,只能牢實地好好地抱著人家。『好像還沒跟小黑子出國玩過呢,趁工作的空檔可以跑到很多地方去。』


  黑子也被這種彷如泡泡般的美夢感染著,索性窩進黃瀨溫暖的懷抱裡,閉上眼睛開始想像著。

那個只有彼此的生活。


  『美國的話我想去夏威夷,那邊的沙灘好漂亮,也想爬爬檀香山;歐洲的話在英國我想去劍橋、去看看那些歷史遺跡...法國,果然還是普羅旺斯吧。』


  漂亮的景色,還有身旁那個自己愛了大半輩子的人。

  兩人在陌生而美麗的街道上漫步,兩相靠近的手在不知不覺間牽了起來,道路兩旁黃色的銀杏葉片隨著風吹而散落地面,那個人鳶黃色的眼瞳望著自己,充滿著寵溺,以及...


  『還有義大利米蘭、西班牙的巴塞隆納...這樣每年去走秀就不用趕著回來了,乾脆請個長假在那邊待一個月也行。』說著說著,黃瀨自己都笑了。


  『…………』


  『……小黑子你的英文怎麼樣?畢竟我們主要還是待在美國...』


  『…………我們講真的,黃瀨君越來越老了,要就要趁現在抓緊機會發展。』


  『什麼啊小黑子!!!』黃瀨淚目,虧他剛剛還在心裡模擬了一個美好畫面,這下全部煙消雲滅。『我現在哪裡老了,我才二——』


  『急忙展現自己還年輕的一面,就是初老的象徵。』


  黑子急忙堵住黃瀨的嘴,佯裝一副正色的模樣語重心長地道,完美掩蓋自己一點也不想聽見這個年齡的事實。

  打散那不切實際的幻想,再度將話鋒拉回正題。


  誰會知道因為正巧到了今年,黑子用了他整整一半的人生去深愛一個人。

  整整一半的人生。



评论(15)
热度(60)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