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短篇試閱1】=渺渺=

第一次準備網路沒有全文的書,希望大家支持~

配對為綠黑主微 all 黑,是黑子事故後失憶漸漸發現真相不單純的故事...綠間依舊扮演著守護者的角色,不過這次他圓滿了XD

通販的話之後會有宣傳岀來~全文約一萬九千字,售價約 52RMB(140NTD),這次大陸地區有代理處理販售事宜~ 



試閱1:


 

 

  當這抹水藍睜開雙眼的時候,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擁有綠色短髮的男子。

 

  那人正坐在床邊的桌椅上,低頭翻閱著茶几上散落的無數文件與英文書籍,俐落的短髮因為重心而微微垂落,由側邊看來英挺十分的鼻樑掛著象徵博學的眼鏡,黑色的框格框住的不只是他翠綠色的瞳孔,還有那男性少有的纖長睫毛。

 

  那個人,為什麼會坐在那裡?不過在此之前應該感到疑問的是,這裡是哪裡?

 

  望向四周潔白的牆面與淡色系的布置,有著鋼鐵支架的床鋪,以及手臂上的透明管線──這裡,大概是醫院吧,但,是怎麼進來的?

 

  『咳、...』乾涸的喉嚨讓他不適地咳了幾聲,引來了男人的注意。

 

  『黑子!』綠髮男人立即丟下手上資料,呼喚著名字的語氣帶著難以形容的喜悅,他將他從床上扶起倚靠床頭,而後手腳俐落地為他盛了一杯水,抵在那因乾枯而有些脫皮的嘴唇旁邊。

 

  被喚作「黑子」的人順勢飲下一大杯水,常溫的液體滋潤了喉間顯得舒服許多,這才覺得身體機能甦醒了過來。他眨了眨水藍色的大眼,直到清楚地看向正對自己的男人,才發現對方有著一張特別英俊的面容,堅毅有型卻感覺十分可靠的帥氣,還有需要讓自己抬頭仰望著的身高,要不是看見男人身上穿著的醫師袍,他真會認為對方是個模特兒。

 

  不過,現在的重點都不是這些,應該是──

 

  『請問,你剛剛是說,我叫黑子?』

 

 

 

 

  『還記得今年是西元幾年嗎?』

 

  『2014 年嗎?』

 

  『那記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在醫院?』

 

  『我不知道...因為受傷了?』

 

  『接著請用這支筆書寫文字,寫什麼都可以。』

 

  黑子哲也從醫師手中接過一支自動鉛筆,由頂端按壓幾下壓岀筆芯之後,在白紙上寫出自動鉛筆的片假名,然後是「醫院」以及「生病」。

 

  『那會寫自己的名字嗎?之前是不是有人告訴過你?』醫生又說。

 

  黑子點了點頭,儘管只是用耳聽聞,卻能用漢字無誤地寫出了「黑子哲也」四個字。醫生接著要求黑子寫岀幾位他所認識的藝人名稱,以及他喜歡的任何藝術家或音樂家,書寫的過程非常順利,幾乎是毫無停頓地一位位寫下,其中有著幾位家喻戶曉的人物,也都能將他們的英文人名完整無誤地默寫出來,直到最後,醫師發現黑子筆下的躊躇,於是對他發問。

 

  『怎麼了嗎?』

 

  『那個、我...』黑子哲也望著自己剛剛寫出的一個英文字母,一個大寫的「R」,至於這個 R 後面應該連接什麼文字,其實他一點概念也沒有,只能望著這個字母,久久不能言語。

 

  『沒關係,就先這樣吧。』年長的男醫師將筆和紙留在了病床上,話語間的微笑十分和藹可親。『我知道你會感到恐慌,但我相信現在對你最重要的事物在這幾天就會陸續出現,所以不用感到著急,好嗎?』

 

  黑子當然懂得醫生的言下之意,意思是生病的這段期間能夠出現在自己眼前,甚至貼心呵護著自己的「人」,都是將自己擺在重要地位的。若是「事」的話,既然不會通知到醫院來,那想必也非多重大的事情。所以其實並不用去煩惱那些現在看不見或觸不到的事物,那些可能都不是那麼迫切與必要。

  重要的,或許是要把握當下的吧。

 

  『好的,謝謝醫師。』

  揣測完醫囑的黑子苦笑著和老先生道別之後,卻又不自覺地對著眼前的畫紙陷入沉思。

 

 



评论(7)
热度(17)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