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黃黑)Imperfect #前

(微博百粉絲點文)



#赤司征十郎


  黑子看了看那對在校門親親熱熱耳鬢廝磨的情侶,實在過於正大光明,正大光明得好像愛情就該如此公諸天下,讓大眾一同見證自己的幸福。

  黑子自認自己並非傳統保守之人,不過在人來人往大庭廣眾的地方吻得難分難捨還上下其手的,還是有點,超過了吧。

  已經有不少路人投去異樣的眼光,有驚異的、調侃的、非難的,各種能夠稱之為「負面」的情緒,卻獨獨少了正面的「祝福」。


  儘管黑子哲也挺是羨慕那些能公然放閃光的情侶,但放閃光還是有條道德界線的,隔壁系專攻法律的同學不是說民法最愛講究那個...公序善良風俗?這顯然有點超過了。

  那,那——怎樣才是能夠接受的範圍呢?


  『現在的情侶真是大膽呢。』隱約聽見後方傳來的腳步聲,黑子狀似無謂地評論。


  『那樣的確是太超過了。』來人嘴角噙著一抹淡然的微笑,眼神同樣望著那對目中無人的情侶,底下卻悄悄伸手牽住黑子因為冬日而顯得冰涼低溫的手,將它牢牢握進掌心之中。


  『赤司君…』


  『只是牽個手,跟他們比起來完全是小兒科吧?』男人態度坦蕩。


  『…但我們又不是...』


  ...又不是情侶。

  黑子有嘴說到口乾,那男人彷彿左耳進右耳出地全然不當一回事。自從半個月前赤司征十郎向黑子哲也告白以後,那人對他的親暱舉動就變多了,不是牽個手就是摟個腰或來點小抱抱,黑子記得自己當初說了要再考慮考慮,明明沒有當場答應,怎會變成現在這樣?

  然而最奇怪的是,這個無法徹底拒絕的自己——

  黑子並不討厭赤司,甚至非常喜歡他,也不反感那人與他的接觸,可是這個喜歡跟戀愛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因為,他已經把那顆心給了其他人了。

  一個不會對他做出任何回應的人。


  『涼太今天沒課?』走在前方的赤司偏頭問黑子,有誰能夠如此坦然接受情敵的存在呢,赤司征十郎就是一例。


  『黃瀨君今天有工作。』


  『工作啊,涼太真的很重工作呢。』赤司語焉不詳又若有所指地道,不過這樣正好,接下來可沒人會打擾他了。『那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黑子無奈地嘆氣,全國首屈一指的赤司財閥繼承人,見他三不五時就出現在校園之中(黑子身旁),不說還沒人知道他目前正在接觸決策工作,理應是應酬交際探訪事務一堆,忙碌得很。

  理應。


  『那去老地方吧。』


  愛情的表現究竟該如何呢?


  經常性的郵件招呼噓寒問暖,不時送上貼心的小點心禮物,排除萬難推卻事業睡眠只為見到心上人一面?還是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那種目光那個動作以及那些話語?


  『赤司君到底喜歡我哪一點呢?』


  今日被禁止飲用香草奶昔的黑子小口小口啜飲著男人為他點的香草拿鐵,顯然咖啡的比例被特別調過了,濃濃的鮮奶淡淡的香草隱約的咖啡風味,黑子從未向他人表達過自己喜歡這種比例,卻準確地被赤司掌握到了。

  就和那人會喜歡自己一樣,真是個謎啊。


  赤司征十郎單手支著下巴,俊美白晰的臉蛋曬著窗外灑進的斜陽,貌似認真地「嗯...」地思考了會兒,做出這個答案:『臉吧?』


  『臉?』黑子蹙眉。他想了千萬個原因理由,為人處事的態度啊性格啊興趣啊等等等等,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最讓人感到膚淺並且意外的答案。


  『不然憑哲也這種沉悶的認真魔人,對時下流行事物不太興趣,年紀輕輕就愛看古典文學,沒事總擺著一張撲克臉,這對一般人而言似乎沒什麼吸引力呢。』

  一長串說畢,赤司言行不一地執起黑子的手,輕輕地在手背吻了一下,虔誠又深情,完全讓人摸不透他究竟是在玩笑還是認真。


  黑子青著臉心想,不曉得赤司征十郎這個年紀輕輕就取得「王將」頭銜,人見人敬畏遠離的赤司財閥繼承人到底有什麼資格這樣說他,有什麼資格啊有什麼資格。

  根本有過之而無不及吧。

  而且以前怎麼都看不出這人可以溫柔得如此肉麻!


  『既然我這麼差勁,那還是請赤司君趕快放棄我吧。』黑子佯裝鎮定地抽回那支正被男人牽握的手,又遮掩性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嗚,好甜,不過剛剛怎沒發現呢。


  對面那個在情事上從未嚐過敗仗的男人被這般拒絕了也不惱火,複伸出自己的手握住黑子擺在桌面上的,無視對方從輕微的掙扎到無可奈何的妥協,兩人一個看書一個單手處理著文件,就這樣任由時光冉冉流逝,夕陽逐漸西下。


  木製的店門開開又闔闔,帶來不停歇的談話聲響。這裡的晚間套餐十分美味,一到這時候本就不甚寬廣的店面門庭若市,一掃午間慵懶又放鬆的氣息,變得熱鬧非凡。


  見著對方仍是一副聚精會神處理公事的模樣,看似尚無離開的意願,黑子將視線轉回書頁上頭,剛剛看到書末的最後高潮,男女主角正討論著伴侶的條件,該不該和愛自己但自己不愛的人在一起?

  雙方辯論十分精彩,意見各不相同,有認為愛情本該轟轟烈烈義無反顧,另有認為人類最愛的,到底只有自己。然而這兩者終究持有理想與現實的差異,最後是為情傷重的女孩說了一句堪稱名言的話語,使男人無言以對。


  黑子看得認真,沒有發現身旁那道深情灼熱的視線。


  自翊並非一般人的赤司征十郎端詳著那張他喜愛非凡的臉蛋,清秀不帶一絲雜質的純淨,專注的神情很帥氣,偶爾出現困擾或者生氣害羞的表情卻又可愛到不行。這個人,無論是長相也好、個性也好、興趣也罷,怎會讓他這麼喜歡呢。


  『那哲也又是喜歡涼太哪裡呢...』赤司突然想起剛剛那個問題。


  『?』黑子疑惑地抬頭,他看得太專心,現在店內聊天的音量也不小,他不太確定男人剛才是不是對他說話了。『請問赤司君剛剛說了什麼?』


  『你真的沒聽到?我說...』赤司揉揉黑子的頭疑惑地問,在對方快要生氣地舉手拍掉他的手之前,俯身貼近耳際吻了一口。『我愛你。』


  『………………………………………………………赤司君…………』


    黑子煩惱地想,以前怎麼都沒發現這個人...這個人怎麼這麼......儼然人形字典的黑子,竟然沒有形容詞了。



评论(5)
热度(55)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