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29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午後的斜陽豔麗依舊。

  黑子哲也落坐於窗邊的座位,撐著下巴懶洋洋地望向窗外,曬著初秋不甚懾人卻溫暖的陽光,未到下班時間的市區僅有早早下課的學子們揮灑著青春,誠凜今天和正邦進行完友誼賽後,教練難得放了他們一天假,還不想早早回家的黑子就在速食店裡曬曬太陽打發時間,想想昨天看的密室殺人故事的可能發展如何。


  走神著,黑子感覺自己肩膀被人拍了拍,而他回頭打算一探究竟的同時,臉頰卻被某人的指尖給戳了一下。


  真是盛行多年的老把戲。


  『黃瀨君...』

  這個人的出現總是伴隨一些驚奇,黑子哲也翻著白眼的同時,腦中浮現些許黃瀨對他的小作弄。上次是臉頰被冰冷的香草奶昔碰了碰,讓他嚇得將手中的文庫扔了出去;上上次是小指被對方的微微勾住,還以為是哪來的性騷擾,後來當他發現來人時,心臟漏跳了好幾拍;再上上次是帽 T 的帽子被毫無預警地蓋在頭上...


  『今天球隊沒有練習嗎?』金髮少年自動自發地與黑子正對而坐,俊美的臉大掛著的笑容盈盈,看來心情極好的模樣。


  於是黑子將第一段不用練習的原因向黃瀨複述了次,順便反問一下原本理應遠在神奈川練球的對方,此時此地為何出現在東京市內。

  當然能見到這人是很開心的,不過神奇的大概是因為太常在報章雜誌上見到這張臉蛋,即便已經半個多月不見,卻有種昨晚才打過照面的錯覺。

  自從升上高中後,他們最長也就一個月沒見到面,然而在這一個月以外的時間,總是會在東京市內許多角落巧遇,餐廳學校速食店體育用品店街頭籃球場...甚至就在黑子前往寵物店的路上,也能巧遇黃瀨涼太,無論平時或假日。


  其實偶然的相會也不都是黃瀨巧遇黑子,偶爾也會讓黑子巧遇他。那個人就坐在自己時常經過的街道上,能把人行道的椅子坐得像拍時尚雜誌的人也只有黃瀨涼太了,他罔顧路人的偷拍與私論,只是坐在椅子上時不時往街道上張望,或者低頭擺弄著手機,臉上不見常有的溫暖微笑,取而代之的是深層的疲憊,像是舟車勞頓又像是心靈上的睏倦,只是這些黑子一直不曉得自己是否看到了錯覺,因為那些負面情緒,總在那個人一看見自己的時候,消失殆盡。


  黑子一直想勸黃瀨不要這麼累,要事業要學業還要兼顧非贏不可的興趣,時不時東京神奈川遠距離地跑動,他看著都累了,何況當事人。不過,這個人既然這麼累也想繼續的工作,黑子一定會支持的。


  『黃瀨君在念英文嗎?』收起游離的思緒,黑子發現桌上多了幾本英文單字與文法解析,竟然是黃瀨帶來的。


  『不要用那麼懷疑的眼神啊!』黃瀨又拿出筆袋,有些哭笑不得。『這是為了將來做準備的。』


  『將來?』


  『嗯,小黑子聽了不要笑喔?』


  『噗,不會。』不知為何黑子已經想笑了。


  『也笑太早了吧!!』黃瀨吐嘈,等著黑子逐漸正色穩定下來之後才悠悠說道:『我想到國外拍電影。』


  『國外?好萊塢嗎?』


  『嗯,其實比起模特兒的工作,我比較喜歡演戲呢。』


  這件事黑子還是第一次聽說,滿含興趣地聽了黃瀨談了很多,他說一直很想到國外看看他們的影視如何發展與運作,和日本的到底哪邊不一樣,和那麼多戲精(黃瀨稱)同台飆戲鐵定很過癮,甚至還半開玩笑地誇口要拿下第一座奧斯卡亞洲影帝。

  聽著聽著,黑子才想原來黃瀨並不那麼喜愛模特兒的工作,不過現在的他會這麼努力,是因為想在往後跳進演藝圈裡吧。難怪不惜奔波也要兩地跑地工作上學。

  不過好萊塢啊…真的很有黃瀨君的風格呢。


  『小黑子會替我加油嗎?』聊到最後,黃瀨帶著滿是雀躍的眼神望向黑子,尋求一點認同與歸屬。


  『當然會的,我會親眼見證黃瀨君拿下獎盃的那一刻。』


  兩個高中孩子在速食餐廳的高談闊論,對於夢想與期望,對於未來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規劃,聽來像是痴人說夢遙不可及,卻在當事人的腦海裡,種下不同的因子。


II


  肩膀被人輕拍的同時,黑子漂流於遠方的思緒逐漸回籠,冬日的午後氣溫正暖,容易讓人東想西想,以及回想。

  視線拉回至前方,來人媲美明星的臉蛋朝自己微微笑著,光亮的日陽打在他立體而深邃的五官上,融合法國與日本血統的優點,簡直帥得使人目不轉睛。


  『他們的蛋糕很有名,幫你點塊香草的好嗎?』

  難以辨別這是巴結或者別有深意的討好,成川悠也不等黑子回答便逕自招了服務生過來加點,黑子則是眨著毫無波紋的大眼,審視著眼前的男人。


  自從被綠間發現自己糜爛的私生活後,黑子別說再也不願和其他人發生什麼,就連之前一些個性還算合得來,或許能夠稱得上「朋友」的床伴也斷絕了聯絡,只有成川悠也,唯一的例外。


  和服務員加點完後,面對黑子毫不掩抑的探究目光,讓成川不禁苦笑。

  『你好像很久沒去 Tender 了,而且是不是除了涼太的事,否則連我約你見個面都不肯?』


  Tender 是他們都常光顧的一間酒吧,也是好死不死,上次被綠間逮個正著的那一間。黑子因為和酒保略有交情,所以會請對方在黃瀨來時給他個訊息,只是沒想到,自己也是那個被觀察的對象。

  不過他已經不想隨便和別人睡了,縱然還和成川有些聯絡,但無論對方如何邀約都是無用的,不過黑子很喜歡那個酒吧的環境,只是最近因為忙而沒那個閒情去喝兩杯。


  『我不想再過那種生活了。』黑子淡淡地道。


  『為什麼?』成川有些驚訝又像是意料之內。


  『我本來就不想的,而且...現在滿好的。』黑子拿過剛送上來的香草蛋糕,切了一小塊放進嘴裡,濃郁的香草與乳酪完美迴盪在口中,甜而不膩。『我大概不能接受有人...因為我而滿臉受傷吧。』


  不少人都曉得黑子哲也過的是多麼糜爛的私生活,成川悠也知道,那些和他有過關係的床伴都知道,黃瀨涼太也知道,可是只有一個人,在知道的當下和他生氣,立即要求他停止這種關係。

  雖然作法有些微妙就是。想到這,讓黑子不禁笑了出來。


  『你交男朋友了?』面對笑得溫柔的人,成川覺得一點也不好笑。他支持黑子停止這種行為,停止單戀黃瀨那天涯的一根草,但他一點都不想黑子喜歡自己以外的人。


  『沒有。』黑子蹙眉。他和綠間可不是這種關係。


  『……算了,不過你找我的話,我隨時都有空。』成川狀似無謂地抿了口咖啡,其實心裡早就下好決心要開始正式追求黑子,早中晚加晚安簡訊,假日相約看個電影喝點小酒...完全不覺自己快要步入黃瀨的後塵。


  黑子面無表情卻覺得有些尷尬,咳了兩聲最後決定由自己拉回正題。


  『黃瀨君明明在節目上說了,有機會就會到國外的。』

  黑子直接將話挑開,他覺得這或許是有什麼誤會,他能清楚記得當年黃瀨與他談及這個夢想時,那張雀躍又興奮,對於未來充滿期許的神情。況且黃瀨也曾拒絕過公司將他轉往海外發展的計畫,理由是他認為現下應先在國內站穩陣腳,而非到海外從零開始。

  有機會有機會,或許真的等對的機會來了,就會讓黃瀨想起初衷。


  『那個機會早就來了,是他一直不答應。』成川很是恨鐵不成鋼。『之前公司的那個計畫他拒絕還情有可原,但這次,上一屆奧斯卡導演指名涼太出演第二男主角,結果他竟然馬上就拒絕了,想都沒想!』


  『...那...那你回絕對方了嗎?』


  『因為還在最開始的召集與籌備期,連劇本都還沒出來,所以大概還有很長時間準備,導演讓我們好好考慮,我也叫涼太要仔細想想,看得出來他其實也很猶豫,卻又拒絕了。』


  『為什麼?』黑子真的不解。


  『我就是想知道為什麼,問了他也只是笑笑的,什麼都不說。』

  成川悠也像是崩潰瀕臨地用著雙掌搓揉自己的臉,一點也不像是一個帥哥應該做出的動作。

  黑子哲也則是腦中亂成一片,所有黃瀨和他說過做過的事情成為片段印在潔白的紙片上,隨著這陣令人費解的颶風吹刮在腦海之中,繽紛飄忽,他認為或許原因就在那些瘋狂舞動的紙片裡,卻抓不到有關那人決定的,任何提示。


  『我...』黑子呈現一種詞窮狀態,先不說他以一個暗戀黃瀨多年的普通路人自居,路人怎會清楚誰心裡的想法?即便他承認自己是他長年最親密友人的存在,目前也找不到答案。

  怎麼會這樣?


  『黑子,我知道這對你而言非常殘忍...』

  誰會希望喜歡的人離自己越來越遠呢?縱使不能見面,但只要知道對方和自己處在同座城市,便會覺得幸福,要想將心上人推離遠方,是多麼痛苦的事。


  黑子抿著唇,想要不時見面不時碰觸男人的私欲與對方成就的守候分為兩方劇烈拉扯著。如果黃瀨真的出國,並且發展順利的話,那他們...


  『但是,你也希望看見涼太成功吧?』成川看得出黑子很掙扎,可他卻以為這僅是身為一個暗戀者與粉絲對於偶像即將遠走他方的沮喪,從沒料到事情遠沒他想得如此簡單。『想想他初中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


  大事,例如家庭、學業、人際或身體健康,任何可以造成他心境轉變的事由,按校園知名人物流傳的八卦範圍,就連同校同學都能輕易知道。


  黑子想了想,從初中想到最近,還真沒什麼事值得拿出來說,最大的也就黃瀨初次接演電影那次,但他後來也很好地演出了,所以這有什麼嗎?


  一定非有個原因,而且對黃瀨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重要得,足以使他放棄輝煌的前程。






#)

  上一回看到有讀者說綠間肯花高價送給黑子一個禮物,感覺很感動。不過這邊我必須要說,還記得上一回綠間跟高尾到了很多地方挑手鍊嗎?明明綠間早就把他設計的手鍊送去訂做了,卻還是到了很多地方挑選,如果他在其他地方看見更適合黑子的,哪怕是私人手作的便宜貨,他也會選擇(於是訂做的那個就乖乖付錢拿回家長灰塵了)

  綠間大概是家境還有個性的關係,他一直覺得錢對於生活是重要的,但只要能夠生活,錢就不用多了。(只是綠間真的是少爺沒錯)


  這個文因為眉角很多,所以看不懂或是有疑問的地方都可以跟我討論~最好站在角色的角度去想想,搞不好會發現一些東西。


评论(53)
热度(56)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