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綠黑/黃黑】你的目光所及之處 26


_Wherever you lay your eyes upon.


I


  那雙彷如夏季天空般湛藍的眼眸含笑與眼前的翠綠對望,男人不由自主也彎起了唇角,波光流動。


  『不就贏了一次,有這麼開心嗎?』身為罪魁禍首的青峰嫌棄地瞥向兩人,今天要不是他腳傷了,哪能讓他們現在在這邊暗爽啊。

  『嗯,因為很久沒有贏過青峰君了。』黑子哲也心情極好,畢竟他們年少時期都是籃壇裡的知名選手,不過是對於人生的規劃不同罷了,相距的實力也越來越大,儘管事實明顯擺在那,但任何人被壓著打好幾年,總是會想出口氣。


  『那是你們自己缺少訓練,怪誰啦。』青峰不以為意,兩手往後一撐隨意地落坐地面,頭往右側一轉表面上等著跑腿的黃瀨買來運動飲料,其實心裡卻是有些寂寞的——當年那些和他在場上拼得你死我活的好敵手們,現在都只剩下自己了啊。


  黑子似乎能讀懂青峰此時的心情,他無奈地望向綠間,對方則回以一個「別想太多」的安慰眼神。

赤司看著已經能用眼神溝通的這兩人,覺得他們實在太肉麻了。


  『咳、咳!』


  『赤司君還好嗎?』教養良好又體貼的黑子無視綠間投向赤司的一陣狠瞪,立馬從口袋掏出了面紙,遞給他。


  赤司征十郎默默地接了,心想,黑子這麼遲鈍,真是個悲哀啊——


II


  『我說你們,也太過份了吧!』


  剛剛黃瀨跑腿買完飲料回來發現他曾經的隊友們趁他不在的時候聊得很開心,他還不覺得什麼,但這次在餐廳一接完電話回來發現大家不僅沒等他一同入座,又發現空位只剩綠間的對面,也就是青峰的旁邊時,他覺得他被排擠了。


  縱然從以前就知道大家都想坐黑子附近的位置(但究竟是因為那人安靜、規矩還是純粹喜歡他,就不得而知),只是以往前幾年黑子身旁的座位都是他的啊。他瞪著那頭令人意外的黑馬。


  『看什麼的說,是你自己太晚進來。』綠間推著眼鏡,冷冷地道。

  『你以為老子就想跟你坐啊,坐下!』青峰老大不爽。


  『涼太,不然讓敦跟你換吧。』因為對紫原敦而言吃飯坐哪邊都沒差,反正都有東西吃。


  這不是完全沒差嗎!看著赤司那調侃的眼神,黃瀨在心裡翻了白眼,最後無可奈何只好乖乖坐下。

  在他對面的綠間真太郎倒是有些幸災樂禍,黑子知道男人八成想替自己教訓黃瀨很久了,只是明面上實在沒有出場的身份,恰巧不曉得赤司今天哪根筋彈到,於是這兩人幾乎一搭一唱地。


  黑子在桌面下用膝蓋推了一下綠間的,提醒對方要適可而止,只是這種曖昧又親近的小動作讓男人心裡一震,反倒要忘了原始作用為何。

  綠間趁著菜單翻頁的空隙偷瞄黑子,正好與向右翻的他目光擦上,那人朝自己微微一笑,就連眼角都含著笑意,讓男人的心跳失序。


III


  眾人默默翻閱菜單,對於料理的躊躇並非價錢上的因素,每年必定好好海薛輸的那對已是一種傳統,只是每樣菜光看圖片便覺得美味,就連名稱都取得異常厲害,讓人難以抉擇。


  『有洋蔥湯耶小黑子。』黃瀨涼太翻到湯品那頁,基於同好觀念,他提醒黑子。


  『呃、我看看...』黑子低頭躲過綠間質疑又困惑的眼神,假裝看著菜單。


  在場知道黑子對洋蔥過敏的只有綠間,同樣低頭瀏覽著的男人腦中飛快地思考,黃瀨剛剛那句話的用意是什麼?黃瀨以為黑子喜歡洋蔥湯?是黑子有心讓他這樣認為的?為什麼?

  他還記得當他在醫院第一次見到黑子之後,綠間調出了黑子的病歷,不外乎是些感冒發燒胃病過勞免疫力低落的症狀,當時醫生開的藥也非常切合作用,只是藥單偶爾會出現一個和前提八竿子打不著的藥品——抗過敏藥。而他記得高中那時的健康總檢查,黑子會過敏的東西只有一樣——


  洋蔥這種東西並非蛋或鮮奶那般加在食物內便難以察覺,有心就能避掉,因此幾乎沒有會誤食的情況才對,那為何需要用藥呢?

  這個疑惑被男人擺在心中,想著有機會必須問問黑子,畢竟黑子對洋蔥的過敏不是皮膚癢或起疹子那麼簡單,輕微會引起頭痛,嚴重一點則會呼吸困難,無論哪樣都很折磨人,光看著就讓綠間心疼不已。


  一群人閒聊著近況,焦點果然落在赤司即將出版的自傳上頭,青峰說他經紀人有提議等他拿了 MVP 退役當教練也可以出一本,當然編輯要找黑子;紫原說等他拿了十個西點師傅的獎項也出;黃瀨說好啊,我拿了奧斯卡也來吧;最後綠間哼了一聲,說那我就等拿了諾貝爾獎吧。


  『你們搞什麼!老子是認真的!』青峰發現這群人真是損友,覺得他奪不下 MVP 直說就好了,還拿後面那些難度登天高的獎項來襯托他幹嘛!


  在這群人之中職業最平庸的黑子在一旁聽得呵呵笑,他知道青峰是認真的,因為可能性很高,他也知道黃瀨是認真的,因為在很久以前,男人曾和他聊過這個夢想。


  黃瀨涼太從高中開始就在惡補英文及法文,他說他希望能進國際影壇,演些縱然不是大片卻膾炙人口的好電影,希望這輩子可以抱座獎盃回來,還說目標設大一點就算痴人說夢也沒有關係,就是影展跟奧斯卡吧。

  只是這麼多年了,按照黃瀨應對如流的法文來看,語言已經不是問題,外型與能力均夠格站上國際舞台的男人為何目前還沒往海外發展?黑子曾問過黃瀨的經紀人,成川悠也當時撐著下巴,有些不解有些鬱悶地道:「涼太說他不想走了。」


IV


  在一片閒聊之中精緻又漂亮的餐點一一上桌,那邊赤司跟紫原正評析著湯品優缺,黑子和青峰聊著球隊近況,黃瀨偶爾插上兩句,綠間則是自己默默喝著湯。


  『果然還是小黑子煮得好喝...』


  黃瀨百般聊賴地小聲嘀咕,卻被綠間聽見了,很突然的,他這下才想起黃瀨似乎喜歡洋蔥湯。

  綠間真太郎不曉得該如何形容自己當下的心情,羨慕或嫉妒,他終於知道黑子為什麼要拿抗過敏的藥,因為想做湯給黃瀨喝,因為想做美味的湯,他必須親自試過味道,必須一次次壓制身理對過敏源的反應,無論頭暈頭痛抑或呼吸困難,皮膚甚至可能出現紅疹,只為了、為了替他喜歡的人,做上一碗那人最愛的食物——


  黃瀨涼太,他到底何德何能——


  『嗚喔!小綠間你幹嘛!』黃瀨涼太突然驚呼,彎腰搓揉起自己突然被人踢上一腳的膝蓋。

 

  『腳太長。』綠間真太郎歉意全無地回。


  這麼大聲響當然惹來其他人關注,紫原和青峰瞄過一眼發現是小事便忽略了,赤司一副幸災樂禍,只有黑子顯得有些擔憂。

  他記得這兩人從初中開始便極不對盤,綠間雖沒表示過對黃瀨的喜好但黑子覺得綠間對黃瀨總不耐煩,黃瀨則曾明說過自己不擅長應付綠間真太郎。


  而綠間雖然平時為人冷淡可也不會無緣無故態度就差起來,老實說他比較相信是黃瀨哪邊惹到人家卻不自知。


  『請問怎麼了嗎?』

  黑子放下餐具詢問黃瀨,見對方也一臉莫名。綠間仍舊埋頭吃著東西,黑子不動聲色地往右邊靠近一些,右腿挨住男人的,見綠間閃過一秒的愣征,他放在桌面下的手扶上男人大腿,令人瘋狂的,夾帶著曖昧性質的安撫。


  『…是我不小心。』綠間無奈地道。

  在無人知曉的檯面下,他的左手緩緩牽住了黑子右手,牽得很緊,像是害怕對方消失一樣。然而即便是在黃瀨的面前,黑子卻沒有抵抗,因為他想帶給男人一些關懷,儘管他不清楚綠間在不高興什麼,不過沒事了就好。


  黃瀨涼太看著眼前的那兩人,只覺得他們有些奇怪,縱使以前就覺得他們在一起的氛圍並不如綠間當初對外宣稱的「相性不合」,卻又說不上是哪邊奇怪。


  冷不防,這下換綠間真太郎的膝蓋像中了一箭般疼痛。


  『喔我腳太長了!』黃瀨涼太唇角有些驚喜地上揚,略帶歉意地笑著。『原來真的會不小心踢到啊。』


  『黃瀨...』綠間死沈著臉,山雨欲來風滿樓。


  『凹嗚!哲你幹嘛!』就在綠間快要發火的時候,換青峰一聲哀嚎。


  『哈哈哈,原來我腳也不短嘛。』黑子難得地笑出聲來,一起睜眼說著瞎話幼稚起來。


  『這座位真的太窄了。』綠間趁機又朝對面補上一腳。


  『!真的耶~』黃瀨也不甘示弱。


  『青峰君就不用嘗試了,我知道你腳很長。』黑子冷靜地道。

  『唉唷!可是沒想到我腳長到斜對面去了!』青峰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想找個人踢一腳,卻偏偏避開了黑子。


  赤司跟紫原在最左側相看兩無語,邊搖頭嘆氣邊切著牛排,決定不要理會那群幼稚鬼。



评论(10)
热度(67)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