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冰黑/綠黑】Scarlet(中)

  

  

  以前不曉得在哪邊聽過一句話,說戀愛只是一瞬間的事,而之後的一切,都只是它的延續。

  黑子哲也心想是的,那個一瞬間實在來得太快太突然,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降臨,簡直讓人措手不及。

  

  與冰室辰也的初次會面便讓黑子感到驚艷,明明奇蹟的世代帶給他的視覺感受心理震撼應當使他感到麻木,卻仍因那男人的相貌而看走了神,目光再也無法轉開。

  男性都是注重視覺的動物,對此黑子深有體會。但喜歡一個人的外表跟喜歡這個人是不同的,他一直不覺得自己是會被外表吸引的人,就像黑子承認黃瀨涼太很帥,但也僅是很帥的程度而已,然後就沒了。或許正巧冰室的長相是他的菜?

  

  讓他發覺這一切的轉捩點,是某次他和火神在街頭遇上了冰室。

  

  冰室辰也難得來訪東京,順便找了他的好兄弟火神大我聚聚,而共通興趣除了籃球還是籃球的少年們想當然是要上場打幾球才行。

  最初黑子哲也只是坐在一旁當陪客,正巧將他的人類觀察興趣發揮得淋漓盡致。其實他仍無法從震驚中回神,因為今天他和火神的見面名目是採買球鞋,誰也沒想到逛著逛著那個絕世美男竟出現在自己眼前。火神笑著朝黑子說抱歉,說忘了一開始該跟他提冰室等會過來且球鞋還沒買到不然就下次吧云云,對此黑子真的沒有任何抱怨,真的,完全沒有。

  那兩兄弟 1 on 1 on 著 on 著非常老套地被當地混混挑釁了,熱血青年黑子仍舊不怕死地以一句「那就以籃球來決勝負吧」作為開戰序曲,想當然最後還是他們贏了,冰室和火神的籃球果然非常厲害,那些混混輸得非常難看。最後按混混會有的萬年思考邏輯,丟了這麼大的臉當然是要全面開打才行。

  有關冰室辰也這個人以前聽火神提過一些,說他那個老哥總是崩著一張 Poker face,並且不愛向人坦露心聲,但其實內心情感豐富,或許是心裡與外在處於兩極狀態的悶燒型。

  那是和綠間君一樣的傲嬌類型嗎?黑子當時這麼問,火神支支吾吾想了半天,他說,他覺得啦,綠間雖然傲嬌,但他或許明瞭自己想要什麼,然後會盡他最大的努力去爭取,無論困難吧,他的傲嬌連他自己都無法說服,但冰室的話,想要一個東西想要得不得了,卻會因為外在因素而變得自暴自棄,容易認輸。

  但冰室君最後還是繼續打球了啊。黑子說。火神卻是笑得有些無奈,他說籃球的最大阻力是在他自己,但其他的事可就不一定了。

  總之冰室辰也全身都是個謎,如同那時在街頭球場,他還以為這種冷豔型美男就算不是只有挨打的份但打架也絕算不上強(一副社會組長相啊),直到他看見冰室三兩下就把那群混混打倒在地的時候,真正嚇傻了眼。

  當下黑子覺得這個人,真正帥的地方果然不在外表——

  

  那天的最後,黑子哲也向冰室辰也要了電子郵件,兩人慢慢從簡訊開始,一點一滴瞭解彼此,從籃球外的興趣、喜好、鞋碼、生活作息、家庭狀況,也知道那男人為何如此擅長打架,就這樣經過了半年多,黑子鼓起勇氣向冰室告白,而對方也答應了。

  初戀。

  他一直認為自己瞭解對方,任何他該知道的或者他不需要知道的他都清楚明瞭,直到今日,黑子才曉得原來,最最重要的事情,那人卻對自己隻字未提。

  

  

  

  

  

  

  『你就是因為他而拒絕我?』

  冷不防,後頭傳來的低沉嗓音讓黑子起了顫慄,他回頭一看,果不其然是那個男人。

  『你都看見了嗎。』黑子哲也默默地問,又將頭轉了回來,下意識又拉了拉自己裙襬。

  『哼,不曉得該怎麼說你,眼光還真好。』翠髮男人推著眼鏡不屑道,卻落座於黑子身旁,原本低垂的目光一旦瞄到對方裸露的漂亮腿根,便慌忙地撇開視線。『他的興趣也不錯。』  

  意思是指要求男扮女裝這回事。膝蓋想也知道這不會是黑子的主意。

  『......』黑子無話可說,對於綠間此時此刻算是落井下石潑人冷水的言行感到無語,甚至開始懷疑幾個月前那紅著臉,在櫻花樹下對自己告白的那個男人根本不是眼前這個人。

  黑子今天之所以如此困窘,是因為看見他這個扮相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曾對他表示過好感的綠間真太郎。

  那天的自己是多義正辭嚴,說的那聲抱歉態度有多堅決強硬,結果竟被對方看見這身少女水手服扮相。

  丟臉死了。

  

  『那現在打算怎樣。』綠間真太郎咳了一聲,意圖阻卻自己總想往黑子身上飄去的目光,不得不說這人扮女裝其實...滿正的。

  

  『……先...向冰室君問清楚吧。』黑子摀著臉,一副疲倦的模樣。

  

  『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相呢?』綠間無聲地嘆息。

  

  其實打從黑子聽見這件事,心裡就有了答案。

  不會有人無聊到過來開他這種玩笑,他不意外冰室辰也那麼亮眼的人會是眾人皆知的校園名人,卻是意外那個大家口中的「Eva」,擁有那個人多強烈的喜愛,甚至要到這樣公諸於世的地步。

  而這些,他都沒有。

  

  『我...』黑子的聲音開始飄忽,死皺著眉頭想讓淚水停留在自己眼中,不要流落。此時此刻在這個人面前,不要展露自己的脆弱。

  

  初戀。

  大家都說初戀是美好的,酸酸甜甜的滋味總讓人上癮,儘管最後不盡人意,卻讓人回味無窮。

  黑子怎麼覺得自己的初戀,不但不盡人意,還充滿了苦澀呢。

  

  結果還是失敗了。

  黑子用指尖抹掉眼眶邊的淚水,頭一低便意外落進一個寬大的懷裡,身旁那個人的。

  

  『綠間君…?』

  

  『……』

  

  『綠間君?』

  

  察覺不對勁的黑子下意識推開男人懷抱,卻被對方毫無預警地吻上。

  

  『綠、唔、嗯!』

  

  掙扎加劇,黑子隨著動作的加大被綠間抵上了牆面,被禁錮在冷牆與男人之間,動彈不得。極其貼近的距離讓屬於那人沉穩的氣息席捲而來,將他滯留在蕩漾著微微海波的峽灣裡,載浮載沉。唇瓣被繾綣地吮住,隨時變換著角度和他吻著啃著,強勢又不失溫柔,使人捉摸不清。

  

  『這樣,是不是讓你更清楚感受到我的存在?』

  

  

  隱約之中,黑子聽見有人這麼說著。



评论(8)
热度(55)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