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All黑/主綠黑】帝光森林特殊事件-5

  
  
  眼前這個看似平靜無波又沒存在感的小狼,朋友卻是出乎意料地多。
  就在綠間決定接受對方好意,先在黑子家落腳後沒多久,那些朋友便一批批過來巡防探查了,這之中到底是誰在那邊奔相走告,鐵定和那隻黃色笨狗脫離不了關係。
  
  
  『小黑子,讓他住我家不行嗎?』
  從那兩人交談的語句中讓綠間明瞭這個黃色笨蛋原來叫黃瀨,而他從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後到目前第 N 天了都還在說同樣的話,難道看不出來人家黑子心意已決嗎?而且只是借住一下,若要說危險程度,根本就是黃瀨還更甚一籌,就各方面而言都是。那一副寵物爭寵的模樣果然不枉他身為犬類啊。
  
  『哲,如果發現不對勁就趕快找我。』
  青藍色的男人留著俐落的短髮,和黑子看來交情甚篤,八成是同族的青梅竹馬一類的角色。話一說完還警告似地看了綠間兩眼,而他也適時地以無謂的大便臉反擊回去。通常情況高貴的雪兔才懶得理會他,但綠間認為此時他有必要示威一下,免得被當成病焉焉的弱兔子。
  
  『小黑~這是誰?喂~你要吃這個嗎?』
  這個男人非常高大,甚至比綠間還要高上一些,他留著半長的紫髮,一副懶散無力的模樣好像做什麼都不太有精神,是隻懶洋洋的大熊。據黑子說法是對方願意將食物分送給你,就是友好的一大躍進了,於是綠間推測這隻大概是對他最沒敵意的存在,不過八成也是因為懶吧。
  
  以上這些朋友儘管不太樂意綠間就這樣借住黑子家,但對他而言都造成不了什麼威脅,僅是納悶這群人的到底交情該有多好,就連朋友家給誰借住都想管。尤其是那個金毛的。
  
  成長至今從未有過真正意義上「朋友」的綠間,無論如何都想不透。
  那些人除了工作與利益之外竟然還會有著其他無關緊要的話題,例如哪邊有好吃好玩的、誰誰做出什麼愚蠢好笑的事情、分享一些美味的果實或者,最近身體還好嗎?我來照顧你吧!
  不需動用他的特殊能力,光從那些人的神情與詞彙便能知曉這個人心裡的真意,開懷笑著的時候是真的感到喜悅,即便裡外有著一點小矛盾,也僅是彼此間鬧的小小彆扭。
  
  這些人,和森林外的生物不同。
  這大概是綠間這幾日跟著黑子四處去熟悉環境時,所得到的最大感慨吧。
  
  
  森林裡的日子平穩和諧。
  
  起初綠間還真的和黑子去找了房子,找了老半天沒適合的不說,一旦遇上認識的人便會被拉著寒暄介紹一番,讓一向不擅(應該說是不喜愛)交際的綠間很是不耐,縱然他自認掩飾得很好,仍被黑子發現了。
  
  『其實也不用急著找房子的,先把傷養好最重要。』
  
  那個人拉著男人的衣角,抬起大大的藍瞳用著清爽舒服的嗓音對他說著。這些挫折與負面情緒,只要黑子一個暖暖的笑容便能煙消雲散,或許因為黑子本身能力的關係,這些話對於綠間基本上十分受用。
  
  
  據說帝光森林四季如畫,夏天不會太過炎熱、冬天也不積雪成災,森林有一半的植物產出果實,湖泊內也有能夠食用的魚類,是最屬於生物居住的環境。
  也因此,外頭那些不甘居於嚴酷地帶的族群,開始了對森林一連串的攻佔。
  
  這天,綠間正和黑子懶洋洋地在躺椅上,愜意地享受著冬日溫暖的陽光。男人身上的傷已好得差不多,除了受傷當日由於元氣大損才化為動物樣貌,之後便一直以人類姿態生活。對 Hybrid 而言,維持人類外型是必須消耗一定能量的,但綠間八成是無法接受這樣強大的自己卻是一隻雪兔的事實,多麼不具嚇阻威力的溫馴動物!反倒是黑子這隻奇怪的小狼,有著與自身族群相悖的隨和性格,一有機會便轉回動物型態懶懶地睡起午覺,而且睡著睡著......還不自覺地窩進男人懷裡。
  
  這什麼跟什麼,也太沒防備之心了吧!
  不過正因為這樣,所以綠間開始有些明瞭那些人對自己的防衛態度了吧,他低頭看著蜷曲在自己臂彎的小動物,忽然有種必須好好守護這個人的想法出現。
  
  『哲也小心!』
  
  此時,右方忽然傳出一陣大吼,警惕著正甜甜午睡的黑子。事態發展的過於徒然,綠間瞬間將小狼護進自己懷裡,而後一個翻身拐進樹莖後面。
  剛才大吼的男子跟上他們腳步,綠間這才仔細看見對方的容顏,豔紅的髮色襯托著罕見的異色雙瞳,體型似乎只比人類的黑子高大一點,有些上吊的眼神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冷冽,渾身散發出的王者氣勢不怒自威,恐怕──他就是這個森林的領導人物。
  
  『有沒有怎樣?』
  
  紅髮男人臉上露出的關心明顯不是對著綠間,而是黑子。大概是真的非常關心,讓他明明看見小狼毫髮無傷的狀態也硬是這麼詢問,同時眼神往綠間看去,有些審視的目光,竟看得綠間有些緊張。
  
  『你就是綠間真太郎?』
  
  那人唇角一勾,興味盎然的模樣。一個明知故問的題目,不等著綠間回應,便朝向對方伸手,既優雅卻又不容拒絕:
  
  『我是赤司征十郎,帝光森林的王。』

评论
热度(11)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