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始隼】Figure out (上)

會有冷門到連 tag 都沒有的志隼出沒。我喜歡志隼跟柊隼(掩面

好幾年沒寫其他動漫的配對了耶~


++

  霜月隼的魔法用於睦月始會偶爾失靈,這是隼在日常生活中不斷碰壁所得來的結論。

  通常是在自己那 stalker 特質發揮時,睦月始不知為何能躲開隼的魔法感應,可能是隼在風和日麗的下午喝著海泡的美味紅茶覺得一時興起想知道那人此時此刻正在做些什麼的時候,抑或是知道始正在自我訓練歌唱,想在一旁當個忠實聽眾的時候。

  至今隼還摸不清魔法失效的契機,僅係猜測是與那位黑國王的意志有關,海總是說他這樣太像變態,不能仗著自己的魔法去騷擾別人。這時候隼只能委屈地回覆一句:「我已經很控制了呀......」



  『唉呀,始!怎麼還沒睡呢?』

  霜月隼結束一天工作回到宿舍,時針已過換日線,月野寮的公共空間還亮著暖黃色的燈光,他見睦月始與黑田窩在沙發上看著工作的書類文件,感到相當驚喜。


  『……工作辛苦了,隼。』Gravi 的隊長興許是有些心虛因此顯得寡言,他將身上的黑田抱離自己腿上,作勢起身。『先去洗澡吧,要喝紅茶嗎?』


  『好~』


  工作回來能看見自己最愛的始,當然什麼都好!而且始還要替他泡紅茶呢!霜月隼覺得整天的辛勞於此刻瞬間揮發殆盡,原本還為了始提早離開攝影棚沒能碰面而感到扼惋,果然老天還是眷顧自己的。


  待熱水滾開後,先將滿滿的滾水倒入壺中溫壺,而後倒掉,盛入適當數量的茶葉,手勢拉高注入熱水,伯爵紅茶清爽宜人的氣息便撲鼻而來。始看著時間注意茶水交融的情況,隼該是洗得差不多了。


  『好香的味道呢。』

  彷彿默契般的霜月隼出現在客廳中,身上簡約穿著舒適的休閒睡衣,寬大的領口讓衣物僅是堪堪掛在肩膀上,這點始曾反應過「這樣不會冷嗎?」得到能自控周遭溫度的魔王「我很溫暖哦!」的回應後仍將外套圍巾往當事人身上掛,但目前始已經放棄了。


  『今天工作不順利嗎?』始端著茶具回到客廳,看著霜月隼盤起腿坐在沙發上等待的模樣,比起平時優雅的疊腿坐姿很是有些撒嬌的意味存在。

  『不會哦。』隼乖乖看著始修長美麗的手指替他斟茶,再次感受睦月始的全身上下從裡都外都讓他著迷不已。隼接過茶杯,滿含笑意地望向始道了聲謝,在四目相接之下突然明瞭對方想問的是什麼。

  始明明在經過攝影棚時看見進度似乎滿順利的,大概想問隼怎麼會比後續還有工作的他晚回家呢。


  『今天拍攝結束時遇到志季,然後一起吃了蕎麥麵。』思及此的霜月隼不住嗤笑出聲,篁志季一臉成熟穩重看來熱愛的食物該是威士忌牛排咖啡之類的,當他說出「我常去的店就在附近」時,隼怎麼也沒想到是傳統日式麵店,還是立食的。『不過很好吃喔,裡面的人看見我們也豪不意外,不用使用魔法呢。』


  紅茶的香氣襲上心頭,暖暖的蒸氣撲上勞累一天的眼窩很是舒服,隼將杯子放上茶几,自來熟地與始肩併著肩,頭顱也順其自然地靠上對方肩頸。


  『真愛撒嬌。』始狀似無奈地撫撫隼的頭,這位魔王大人卻開始得寸進尺窩進自己懷裡,還找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定居下來。『喂,隼。』


  『有什麼關係嘛。』

  『你又會睡著。』

  『不會啦。』


  不知不覺被牢牢抱著的始只能對空吁嘆一聲,他還記得上次的對話也同這次一樣,最後還是他將睡著的隼抱進對方房間裡的。



  這次果不其然同樣如此,始在平穩地看過幾頁企畫書後發覺懷裡的人乖巧得十分不對勁,低頭一看霜月隼一副好眠的模樣讓始只好認命地擔任托運工人,將這與自己身形相似的物件搬運至他的房間內。之前曾聽說霜月隼的房間極為詭異,上次戀與葵在拍攝的過程中多次打開房門皆是見到不同景色,他們後來形容此事的表情相當精采駭人,讓人印象深刻,不過始卻從來未曾撞見年少組形容的狀況。

  畢竟與其看見這間滿是自己周邊產品的房間,始倒寧願看見動物園。


  將人放上床,難得平時那麼不受控的霜月隼沉睡後變得乖巧,始用棉被將他的手腳牢牢蓋緊,確認隼不會受寒後來到牆面的掛曆查看他明日的行程,接著設定好鬧鐘便打算離去,卻在音響邊發現一個突兀的物品——

  始走近拾起一看,這疊 CD 不是自己或者團員們的作品——


  『SolidS……』


  一向以成人性感風格進行活動的 SolidS,無論是歌曲或造型風格與 Procellarum 及 Six Gravity 截然不同,而他們的歌曲多半是隊長篁志季所創作,是個演藝界頗負盛名的才子。沒想到隼將他們的 CD 都買齊了,甚至還有篁志季與和泉柊羽的合作單曲。


  始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感覺,總覺得心裡悶悶的。這是他第一次在隼房間發現自己以外的周邊——

  想起隼說收工後他們還一起吃了宵夜,應該是單獨的吧,他們何時交情變那麼好呢。


  始難以抑制自己東想西想的念頭,或許這房間對他而言會是干擾心靈的作用吧,這點他從以往便略有察覺了。始便默默將東西恢復原狀後,輕聲地離開了房間。


评论(19)
热度(48)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