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nimation derivative writer who stuck in Taiwan.
Working about All Kuroko (The basketball Which Kuroko Plays) and AF/OF (The Prince Of Tennis).

【赤黑】我的目光 --《你的目光所及之處》番外

原文全文連結: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6018&act=fiction&fiction=4982



        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的呢,總會注意到那個人。

        這恐怕要追朔自初中時代吧,請原諒我非得從十幾年前開始講起,因為那是我們初識的年紀,一切關係的起點。

        我必須坦承那三人的氣氛微妙十分,以致於讓我不慎起了興頭,茶餘飯後有事無事便觀察一下那三人的動態,很明顯的,綠間喜歡黑子,黑子喜歡黃瀨,至於黃瀨?那個傻小子恐怕前世得罪了阿芙洛迪忒,可能還偷走邱比特的箭,顯然他對這方面遲鈍得可以。


        黑子哲也是位奇妙的同儕與隊友,他看似堅強無懼,有時卻又像隻徬徨無助的動物一般渾身皆是破綻,著實非常有趣,偏偏黃瀨涼太初中時期女友一個換過一個,將黑子傷得不行。某次我與教練開訓練會議,回體育館發現有人還在練習投籃,這時候早過了社團活動時間,卻看到那個小小的藍色身影站在籃框邊有一下沒一下地練投,還一個都沒進。

        我拾起腳邊落下的籃球,往框內隨意一丟,擦網入袋,也順勢驚動那個人。

        『黑子還不回家嗎?』遠遠就看出來他心情不順,我盡量以親和的口吻與他對談。

        他點點頭,示意差不多了,我說那我送你一程吧。


        回去的路上興許彼此都累了,他望向斑斕的窗外始終不發一語,和他對坐的我便盯著看了他一路,連我自己都沒意識到的著迷,不曉得他發現沒有。


        再後來的時間我記憶有些模糊了,另一個赤司征十郎比較我行我素,我時常在體內看著他和黑子交談,不是什麼緊要的內容,但談話的語氣我覺得該對黑子再溫柔一些。


        「為什麼?」

        「其實我不曉得。」


        我能聽見另個赤司呵呵的笑聲,嗣後他對黑子嚴厲起來,嚴厲卻又溫柔,與此同時隊上有了「赤司寵愛黑子」的傳言興許是這時期出現的。我不太懂得他這麼做的意義為何,卻讓我在重拾主導權後拉近了與黑子的距離。

        不過現況依舊如此,綠間喜歡黑子,黑子喜歡黃瀨,至於黃瀨--恐怕他上輩子真的幹了什麼好事。

        然而真正幹了什麼好事的或許不止黃瀨,還有赤司征十郎。


        我望向靠在我臂彎熟睡的黑子,一副娃娃臉的模樣顯然只有年紀在徒增,眼皮下的黑影似乎有些重了,我一面擔心日野有沒有好好注意黑子的工作量,又有些後悔自己為了增加與黑子相處的機會,而決定出版傳記的這件事。

        出版事業與經紀公司都不在我直轄的管理之下,而我頂多只能讓當局高層下去多注意一點。社長說過黑子是難得一見的人才,生來就是當文學編輯的料,日野謙當時站在社長身邊,目光炯炯地跟我保證他會好好培養黑子--我只不過是說了人要注意工作輕重,並沒有不讓他們培養人才啊。


        『…...赤司君?』

        『嗯?怎麼醒了?』


        黑子抬起原本壓在我手臂上的頭顱,怕是會壓得我痠疼吧,他支著身體靠在我臉側說話,極近的距離就連彼此的呼吸都能感應得到。『赤司君手痛不痛呢。』


        無辜的水藍大眼實在太可愛了,我按奈不住心中的悸動,低頭吻上他惺忪的睡眼。『不會啊。』

        剛睡醒的黑子很會撒嬌,這點恐怕連當事人都沒注意到。他微微撇著嘴,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可以請赤司君不要把我當成小朋友嗎。』


        『才沒這回事呢。』

        我沒用地笑出聲來,收緊摟上他腰際的手將他帶進自己懷裡,靠上我心跳劇烈的胸膛,希望他不會發現到我即將滿溢而出的心情。


        我在檢討自己上輩子是否將邱比特的箭給直接折斷了。

        尤其當我拿出震動不停的手機,看見上頭那陰魂不散的「綠間真太郎」時更是如此確信。那人想必是因為打不通黑子手機的緣故吧,我決定將電話開啟飛航模式,難得的午後時光,才不讓別人來打擾。


        我再次望向睡得安穩的黑子,偷偷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评论(7)
热度(43)

© Skinless | Powered by LOFTER